很多人都聽說糖尿病很可怕,傷口不容易好,甚至潰爛到需要截肢,在美國,有千分之三的糖尿病患被截肢。台北慈院整形外科醫師魏林瑰就有很多這樣的病人,他說現在最有效的治療法是用動脈導管,打通病人血路,或用高壓氧活化病人細胞和組織,讓傷口慢慢長起來(癒合)。

他用被醃漬過的梅子來說明:因為加了糖,經過一段時間醃漬的青梅,雖然甜甜脆脆很好吃,但質地改變了,已經不是原本的梅子,糖尿病人的腳也一樣,因為血裡有很多糖,時間久了就變質了,變質的組織應該取代它,所以會從病人身上取連帶著血管的健康皮肉,用刀很細工的割下來,移植到潰爛的傷口處,就叫游離皮瓣手術,讓它和原本乾淨的皮肉接合起來,魏醫師說,這需要很精細的手術。

「經過半年,可以看到皮瓣與腳融合一體,他腳掌的面積大部分都保留住,所以走路跟生病之前沒有很大差別,保留了走路的功能。」其中有個病人叫阿勇,罹患糖尿病十幾年了,一隻眼睛瞎了,兩顆腎臟壞掉,在別的醫療院所洗腎五六年。這天他踩到一根鐵釘,洗腎醫師幫他開了消炎藥,又叫他搽藥,可是沒效,短短幾天,整個腳都爛了。這時原本那間醫院趕快找來外科醫生會診,答案是,應該保不住,要截肢!

阿勇當然很失望很難過,他很不甘願的又跑了好多醫院,但每個醫生都跟他說,這麼嚴重,大概要鋸腳了。最後他來到台北慈院,先是做高壓氧治療,一邊請感染科醫師開很強的抗生素,一個禮拜後,潰爛處穩定下來了,但這時傷口很乾,血液循環不足,又會診心臟科醫師做動脈導管,打通血路,這才看到傷口滲血,表示腳有血氣,最後就由魏醫師做顯微游離皮瓣手術。

手術完,六個月後的某一天,阿勇很平穩的用兩隻腳走進診間,「我看他走得很不錯,請他坐下來,讓我照照片,然後記錄皮瓣和腳融合的情形。這時候他忽然跟我說,半年前,他一開始生病的那種心情,他說,還是台北慈濟醫院最慈悲。」

就在當時所有醫師都說要鋸腳時,阿勇非常感恩,說只有慈院願意動用三個科的醫生給他做這麼多的治療,把腳救起來,讓他可以走路。

當然,為了這雙腳,阿勇付出很大的代價,魏醫師細數他住院兩個多月,手術好幾次,還要做動脈導管,還要用高壓氧,這些都很不舒服,「最後一次手術十二個小時,時間非常長,為什麼?因為血管都已經鈣化,在手術檯上,我跟同仁說,這是拿針在縫蛋殼。接血管時,針穿過血管,血管就碎掉,穿不過去,針歪掉,要慢慢慢慢把它接起來,等到整個皮瓣邊緣都縫合完,已經十二小時過去了。」

病人接受這麼長時間的手術和麻醉,術後很虛弱,加上本來心臟就不好,因此在加護病房觀察了一周才轉回普通病房。

身為一個外科醫師除了分享這件很困難的病例,但也欣慰它結果是好的,如同起死回生,魏林瑰醫師感謝所有手術醫療團隊的同時,也勉勵自己,還可以再進步。

20210317
撰文:福意
記錄:吳碧華
美術:程靜美

繼續收到好文通知,邀您加入
  大愛行LINE社群  

👉 line.me/ti/g2/w99Ve-qmsUJP9qWUnUc3Hg?utm_source=invitation&utm_medium=link_copy&utm_campaign=default