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位 48 歲的陳先生,過去在大陸工作,回台灣後,中年再就業不易,就陪老爸老媽住一起。

一晚,爸媽注意到兒子動作好像變慢了,不覺得怎樣,第二天陳先生就腦溢血,一下子重度昏迷,送去台北慈院急診室轉入加護病房,發現大片出血壓迫到腦幹,完全沒法手術。

台北慈院趙院長在分享這個故事時,他說,陳先生健保卡上註記有器官捐贈意願,看病人當時狀況,按照經驗,馬上就要腦死了,所以醫師連同社工師就向家屬解釋,問他們是否要圓滿陳先生的心願?「一開始家人很不捨,像這樣的情形非常突然,所以可以看到媽媽不捨么兒還這麼年輕,拒絕了。但第二天又想圓滿這個大愛,所以中間的心情轉折可以理解。」趙有誠院長很感性的轉述這段過程:「星期五早上要做所有器官捐贈,除了眼睛、皮膚,媽媽覺得要保留的以外,心臟肝臟腎臟,只要能夠為大家所用的都願意捐出來。所以七點準備送去手術室,我趕快過去加護病房感恩,想送他一程。」

每次只要有人捐大體或器官,趙院長必定親自去向捐贈者和家屬致意致敬。這天早上他才衝到電梯口,「有一個老太太拿著四腳拐,個子矮小,有點駝著背走得很慢,她想進電梯,我就趕快用手把門撐著,等她慢慢慢慢走進來。」門一開,院長快步走進加護病房,「我代表全院同仁,代表將接受他器官的病人向他感恩,祝福他心安。真的人生無常,能夠在有限的生命裡,做一些有意義的事,令人感恩。」

這時,一個老太太蹣跚走來,正是電梯裡碰到的那位!「原來是陳先生的媽媽!她用助行器走得比較慢。」聽院長分享到這裡,大家都很難過,白髮人送黑髮人啊!

陳媽媽在兒子耳邊簡單的叮嚀,志工圍成一圈,一起為往者祝福並感恩,十分莊嚴,「在最後一刻,媽媽真的是不捨,淚流滿面。」

院長說,這次器捐有很大的意義,因為要做活體肝臟移植,對台北慈院來說是肝臟移植手術的一大步,不過因為陳先生有冠狀動脈疾病,過去抽菸喝酒,所以心臟不能用,腎臟則造福了兩名換腎者,「手術非常順利,三位病人目前都在康復中。」

兒子走了,留下哀傷的兩老,又在歲末寒冬,所以慈濟志工帶了些補品和保暖衣物去探視,到陳家才發現,一直沒出現的陳爸爸原來生活無法自理,出不了門。陳媽媽原本已安排要動脊椎手術,但兒子這麼一走,就要先辦完後事,然後由志工陪她來醫院,手術過後也得有人顧,陳家屋裡無人打掃,陳爸爸又一個人在家沒人照顧,這一連串的問題怎麼辦?「一個無常來了,老人家未來怎麼過呢?我想因為這個因緣,他們認識了慈濟,我們一定會把他們當自己的長輩一樣,由我們接力用心照顧。」醫護志工同心,為這個寒冬升溫。

20201221
撰文:福意
記錄:魏玉縣
美術:林秋玫
攝影:陳秀戀

 

繼續收到好文通知,邀您加入
  大愛行LINE社群  

👉 line.me/ti/g2/w99Ve-qmsUJP9qWUnUc3Hg?utm_source=invitation&utm_medium=link_copy&utm_campaign=default