什麼是「生命末期拼圖」?台北慈院放射腫瘤科醫師常佑康經常照顧臨終病人,參與很多預立醫療照護諮商。

當病人和家屬面臨生命終點的考驗時,會出現一連串的問題,包括症狀控制,病人想怎樣面對生命的終點,還有告知、支持、連續性照顧等,有的還牽涉到法律問題,所以一般醫師只能處理臨終症狀,還有一大部分是醫療人員無法顧到的。

這是所有醫護人員都會面對的議題,「因為往生不只發生在安寧病房,在每個病房都會碰到,也一定會遇到醫療的極限。」

一個再生不良、貧血很嚴重的奶奶,她的骨髓沒法製造足夠的紅血球,所以每個月都要到醫院輸血,當然生活品質變得很差,她有個想法:想停止輸血!家人當然不答應,「輸血不像洗腎那麼痛苦,繼續輸!我們可以陪妳去啊!」但病人一直想停止,於是社工師介紹她去「預立醫療照護諮商」門診。

她跟常佑康醫師講完她所有的症狀後,提出第一個要求─她想安樂死!因為她知道這個病不會好,她不想一直這樣持續下去。常醫師跟她講,安樂死在台灣不合法,結果奶奶馬上說,「我有一些安眠藥,我把藥吃一吃,是不是問題就解決了?」做醫師的該怎麼回應呢?

常醫師反省:「當病人提出想安樂死時,應該要問:大家都想活下去,可是妳為什麼會有這種想法?妳願意告訴我,讓我幫妳想辦法。」而不能一句「安樂死不合法」,就把病人打發掉了,等同於讓她吃藥去!

常醫師花了很多時間跟奶奶解釋,同時也跟家屬說:「你們要想看看,媽媽為什麼會有這種想法?」在醫師參與的家庭會議中,其中一個家人講:「好啊!那不然我還有假,就請半年假回去跟爸媽住,可以陪陪他們。」聽到有人這麼說,常佑康其實很高興,因為解決問題的方法,只有家屬能夠想出來,也只有家屬能做得到,這絕非醫療人員能力可及。「我相信,家屬如果真的願意回去跟爸媽住一段時間,我想對生活品質一定有幫助,也許病人就不會有這種想法了。」

常醫師強調,「預立醫療照護諮商」門診並不是一直在談怎樣結束生命,怎樣讓他在家往生,「其實我們是一種生命教育,要讓當事人還有他的家屬去思考,要怎樣好好活下去!」

後來這個奶奶怎樣了呢?很可惜,常醫師說,這名家人還沒請假,奶奶就發生壓迫性骨折而住院,接下來又因為長期臥床,功能更退化,這時醫師就和家屬討論,奶奶應該算是生命末期病人了,主動問他們有沒有打算要停止輸血呢?結果家人還是堅持希望多給媽媽、也多給自己一點時間,「原來他們過去比較疏忽媽媽的痛苦,忙著自己的工作與家庭,沒有花很多時間在媽媽身上,所以今天是抱著贖罪的心情,陪媽媽輸血,希望媽媽再給她多一點時間盡孝。」

其實奶奶雖一直說她不想輸血,但還是願意配合子女的心意,因為她是一個媽媽,她要給女兒一個機會。但常醫師還是跟子女談到,輸血畢竟要有底限,不能無止境下去。最後醫病之間達成共識,有一天如果奶奶意識昏迷,就停止。

常佑康醫師也請心理師協助,幫助家屬釋放他們內心的罪惡感,常醫師思考,這表示女兒的壓力很大,她處在矛盾中,覺得她應該聽媽媽的話,讓媽媽停止輸血,可又覺得她的罪還很沉重。目前這個家庭、這對母女都還在常醫師的關切與照顧下,「怎麼樣讓走的人好好的走,留下來的人好好的活。」

20201216
撰文:福意
記錄:吳碧華
美術:陳建霖

繼續收到好文通知,邀您加入
  大愛行LINE社群  

👉 line.me/ti/g2/w99Ve-qmsUJP9qWUnUc3Hg?utm_source=invitation&utm_medium=link_copy&utm_campaign=default