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愛幼兒園老師何美如,這個暑假第一次到花蓮慈院做志工,她說平常在幼兒園都比家長早進校門,又最晚一個回家,所以抽不出時間做志工,在大愛幼兒園也十幾年了,這次終於當上新手志工,她說,從資深志工身上真的學到什麼叫視病如親。

「因為我也是三代同堂的家庭長大,記憶裡,阿公阿嬤常常進出醫院,從小就在醫院陪阿公阿嬤。」講到這裡,何老師哽咽了,尤其說到母親時,「因為媽媽是做路邊攤的,早出晚歸,我都會幫忙顧阿公阿嬤。」小時候的困苦讓美如忘不掉,小小年紀就見苦知苦。

不過這次到醫院是學習之旅,跟小時候陪阿公阿嬤的心情完全不同,「真的就是臉要笑、嘴要甜、腰要軟、手腳要快,還有心要開;心胸沒打開,就沒法把病人視為親人,親力親為去幫他。」

只要聽到有人在哎,何美如看到資深志工馬上上前關懷,是哪裡不舒服嗎,這讓當老師的美如也聯想到,「在幼兒園裡,我是一個媽媽,在學校是一個老師,要去同理孩子的心,同理家長的心。」何老師自己也有孩子,也曾讀過大愛幼兒班,她身兼兩種角色更能同理,「如果孩子受傷,我一定會比那個媽媽更緊張,處理完一定先打電話去跟媽媽道歉,不好意思我讓你孩子受傷了,也讓她知道處理過程,讓她安心放心。」

踏出家門和工作的幼兒園,何美如的志工之路正要開始,德澡師父鼓勵她,有願就有力,有心就有福。

來自雲林的慈青楊家琳,給自己也安排滿檔,一個暑假下來還滿疲憊的,爸爸問了幾次,要不要來趟花蓮精舍之行,起初,家琳還很猶豫,但最後,多虧有人鼓勵,要她一起參加,才給這個暑假一個圓滿的句點,「這是我在這個暑假做的很正確的決定之一。」

家琳在精舍隨師父日出而作,體驗「摘花」,做玫瑰精油,「我覺得這不是很難的工作,只是很需要毅力,因為一摘兩個小時,還要頂著大太陽。看到師父也跟我們一起摘,而且他們都沒戴帽子,哇,師父比我們還要辛苦,那我們怎麼可以喊累呢,所以就這樣摘了兩小時,很奇妙的是,摘完,自己內心沒有怨言,反而覺得很充實,不可思議。」

慈青還要去淨皂廠,看師父們怎樣用魚腥草、無患子等天然植物做淨皂,他們和志工師姑師伯一起包淨皂,工作不困難,「大家一起說說笑笑,時間就這樣過去了,我覺得很充實。」

作息單純、吃的住的都很簡單,讓一向腳步匆忙的都市人,包括楊家琳在內,突然節奏慢了下來,心也靜了下來,「雖然這裡的食物沒有外面多元,可是也非常美味。雖然勞動會讓身體疲倦,可是回歸最單純的生活,遠離 3C,遠離紛紛擾擾,心裡很平靜很充實,這就是我目前很需要的休息吧。什麼是返璞歸真?這個就是。我們平常的生活不需要這麼多東西,很多可以捨。過著簡單樸實的生活,更容易感到知足,快樂也比較持久。」

德澍師父說,這就是精舍的「生活禪」,在日常中,保持心很清淨,訓練自己專心一志,「現代人應該要修練我們的心,不要向外奔馳,要怎麼收斂。」

偶爾離開一下「日常」,才有機會清醒,原來困擾的源頭在自己,原來生活很簡單。

20200819/20200820
撰文:福意
記錄:吳碧華、李如玉
美術:程靜美

繼續收到好文通知,邀您加入
  大愛行LINE社群  

👉 line.me/ti/g2/w99Ve-qmsUJP9qWUnUc3Hg?utm_source=invitation&utm_medium=link_copy&utm_campaign=default