吃,應該是一件很開心的事,但台北慈院一般小兒科主任余俊賢看到好多孩子吃得好辛苦!

一個是兩歲的小君,在七八個月大開始吃副食品後,開始吐,尤其吃固體食物,吐得更厲害,爸媽帶她看過很多小兒科醫師,都說她可能罹患先天性腸胃功能蠕動異常,給她藥物治療,但嘔吐的情形越來越嚴重,兩歲的孩子還停留在一歲左右的身高體重。

躺在診間裡,余醫師很明顯看到孩子的肚皮動個不停,「胃的蠕動波就像波浪一樣,從左邊到右邊,然後撞到牆壁又反彈回去。」可想而知,對一個兩歲的孩子來說這有多難受!仔細看她消化道攝影檢查的影像,發現胃的出口被堵住了,只剩下不到 3 毫米的小小出口,因此小君當然沒法吃固體的、太大的食物,因此要動外科手術,把胃裡一塊蹼狀結構給切除,嘔吐症狀就此消失。很快的,術後六個月,小君身高體重已經追上同齡的孩子,爸媽有多高興啊,這也是余俊賢等幾位小兒科醫師的成功案例,發表在國際期刊上。

還有一個是 14 歲的小恩,一年前出現厭食症,每一餐都找盡各種理由說肚子痛或沒食慾,吃一兩口就不吃了,當然,體重持續減輕,憂心的爸爸帶她四處求醫。「今年二月疫情盛行期間,她穿著厚厚的外套來到診間,把外套打開的時候,我嚇了一跳,一個 14 歲的女生 19 公斤!大概是五六歲小朋友的體重,只剩下皮包骨,完全沒有皮下脂肪,皮膚頭髮很乾燥,當時聽不太到她的心跳聲,摸脈搏也摸不太到。做心電圖,心跳 36 下,身體質量指數只有 9.3,以當時的狀況我都很懷疑,這個人還活著嗎,瀕臨死亡的狀態。」

余醫師趕快安排孩子住院,同時會診身心科醫師、營養師,幫她做完整的評估,「在照顧這樣厭食症的小朋友,我們希望提供營養讓她趕快體重增加,可是在極度營養不良的情況,給她太多或吃太快,反而會導致心臟衰竭、心率不整,死亡率非常高。」

就像凋萎的植物不能一下子施太多肥,可能會「鹹死」,余醫師花了些心思,慢慢調控,只要孩子心跳 80 就開始擔心,「不過很幸運的,她在醫院這麼多人協助下,慢慢開始願意吃東西了。之後出院,她每個禮拜回診追蹤,我們設定了一些她可以達到的、不太遠的目標,體重持續增加!到六月底,她走進來,跟這個年紀小女生該有的一樣,臉色恢復得不錯,體重增加到 34 公斤,身體質量指數也到 16。」

分享當中,感覺得到余醫師很高興,他的悉心呵護終於讓病懨懨的小苗直起身了!原先異常的肝功能也回復正常,小恩告別厭食症!「雖然我還不很清楚她當時為什麼不吃,後來為什麼又開始願意吃了,只是很高興,至少把她從瀕死邊緣,體重恢復到正常。」不過天下父母心,救回了孩子還希望孩子更好,小恩媽媽問余醫師,有沒有什麼方法可以讓她長高?「有啊,還有一個很好的生長團隊:蔡立平主任。」

余主任分享第三個小胖威利症的女生,36 歲。因為小胖威利症候群是先天性基因問題導致智能不足,生長緩慢,所以都從小在兒科門診追蹤到大。這個女生三個月前陰部出血,越來越嚴重,精神狀態很差,整天臥床,於是爸媽帶她從雲林跑來台北慈院,在接受一系列檢查後發現,整個腹腔都是腹水,卵巢裡有顆腫瘤,於是會診婦產科做腹腔鏡手術,「因為小胖威利症候群的小朋友性腺發育不足,很少會產生這樣奇怪的腫瘤,目前在接受化學治療。」

講起要照顧這個孩子,余俊賢醫師非常不忍,「因為她吃不停,已經六七十歲的爸媽三十幾年來,兩個從來沒有辦法同時上床睡覺,總要一個人保持清醒,因為她會到處翻東西吃,不受控制,非常辛苦。」

不過,講起這些病童都有父母照顧還算幸運,就在台北慈院隔壁的忠義育幼院,一群無父無母的孩子更需要人關懷,余主任說,七年前兒科開始和護理師、社工與復健師團隊,定期去幫他們健康檢查,也邀病童來醫院圍爐,這就跟照顧醫護團隊的懿德爸媽一樣,關愛,從來沒有少過。

20200714
撰文:福意
記錄:林淑懷
美術:江佩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