台中慈院醫務秘書邱國樑是胸腔內科專科醫師,他說,內科醫師當然是不動刀的,不過,因緣難得,他還是進了幾次開刀房,「這是一個洗肺的病患,大家常常聽到洗腎,但洗肺非常少見。」

一個住台東四十幾歲的社工師,感覺體力下降,越來越喘,爬個樓梯就上氣不接下氣,連工作、睡眠都受到嚴重影響。他看了好幾家醫院,後來看到有關洗肺的報導,於是來到台中慈院求治。

邱國樑醫師說,這是一種「肺泡蛋白質沈著症」,「就像口腔本來有些粘液,肺部也有,粘液會自我清除,所以肺部的肺泡很乾淨,就可以吸收氧氣。可是如果我們口水沒辦法清除掉,越積越多,整個口腔塞滿口水,就沒辦法進食。肺部也一樣,有些蛋白質粘液積在肺部沒法自我清除掉,越積越多,就像淹水,肺就沒法吸收氧氣做氣體交換,所以病人會越來越喘。」

這個病人整片肺都白白花花的,邱醫師說這就是蛋白質粘液堆積,治療藥物很少,但即使吃藥,也無法徹底清乾淨,所以最標準的治療就是洗肺,把粘液洗出來。

肺要怎麼洗?還真的很困難,得動用胸腔科醫師、呼吸治療師、技術員等將近十個人,先把肺震動一下,再灌水進肺泡去,邱醫師形容:「把它搖一搖涮一涮,把裡面的髒東西清一清再倒出來。」

一瓶瓶的水從幾百cc到 1000cc,「從一開始黃黃濁濁像牛奶一樣,到最後一罐看起來相當清澈,就代表粘液都被洗乾淨了。這樣前前後後共洗了 15 次,一次倒一兩千cc的水進去,震動、倒出來、再倒進去、再震動、倒出來,前後洗了大概 4 小時,才能恢復病人呼吸功能。」

  

這還真是一項大工程呢,病人得在麻醉中進行,因為光聽,就感覺過程非常難受,很折騰人。邱醫師說,有三分之一的病人因為體質關係,清除能力比較差,未來可能會接受再次洗肺。

20200707
撰文:張麗雲
記錄:陳香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