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個 48 歲的大男人,竟然在花蓮慈院常住志工林蘇足面前哭得慘兮兮,「師姊,您好像我媽媽,可是比我媽媽聰明很多,一問就問到重點。」這是一段怎樣的故事?

故事一開始,蘇足媽就老實不客氣的「酸」這個躺在加護病房床上的先生:「先生,你酒喝不夠,所以今天才來報到。」他看了一眼前面這位大媽。

「你一天喝多少?老實說。」「我米酒喝兩瓶,啤酒喝三瓶。」「你做什麼工作?」「鐵工,很累,涼涼就灌下去。」

換他問:「您怎麼那麼厲害,是心理醫師嗎?」「沒有,你臉上有寫,為什麼?你才四十多歲,看起來好老,好像六十歲,我以為護理師寫錯了。」志工在後頭大力拉了蘇足媽一下,護理師在笑,這人有點佩服了:「妳好厲害,好像讀心理,沒有人看到我會說我喝酒。」「你如果沒喝酒,今天不會把車子撞到這樣。你的公媽很靈驗,祂沒有讓你走掉,可是你要瞎掉一隻眼睛,我說的對不對?」「妳怎麼知道?」男子睜大眼睛,蘇足媽心想,開玩笑,神經外科加護病房混了二十年,怎麼會不知道?

「剛剛你媽跟我聊很久,她比我年齡還少,我 73,她才六十多歲。媽媽走路駝背還拿傘當枴杖,你於心何忍!媽媽生五個女兒才生到你這個兒子,送全村鄰居好多油飯,浪費了油飯!」林蘇足毫不留情,「光看,就替你媽痛,其實你生病我沒有覺得可憐,我是可憐你可憐的媽媽不會教。」男人愣了一下,他可憐的媽媽想制止,「不要再唸他了,你看他臉都皺成一團。」蘇足媽狠了心,「你惦惦。師姊把她帶走,她會客時間到了,我現在就是要教訓他。」

志工把不知所措的媽媽給帶出去了,就看蘇足這回要如何「代母教子」!

為了緩和一下情緒,蘇足開嗓清唱「歹路不通走,不通做歹子」,大男生這下哭了,「人生最大懲罰是後悔,你太太有沒有在你身邊?」搖頭,「有沒有孩子?」三個!「怎麼都沒來看你?現在躺的時間去回想,你怎麼對待太太怎麼對待孩子怎麼對待媽媽的?」

插著呼吸管,男人哭到機器在叫,「不用激動,我今天一定把話講完,沒講完絕對不會去吃飯。如果今天躺在這裡是你兒子,跟你犯一樣的錯,你會怎樣?現在不要回答,我明天再來問你。現在你只有一件事,叫做認真養病。」

林蘇足知道,棒打之後現在要給胡蘿蔔了:「你現在才四十多歲,後悔還來得及,只怕不改過不認錯,所以你一定要聽我的話,我在這裡二十年了,看到很多這樣的病人。」「我有機會可以走路嗎?」病人擔心他將失去一條腿,「有,你拿拐杖可以去工作。」

蘇足媽說,做警衛,當雜工,批貨賣東西,什麼不能做?哪裡不能賣?「如果有人問你,為什麼今天這樣,你就跟人家講你的故事,就可以度眾。」「我遇到貴人了。」男人哭到雙手顫抖著,「好,讓你休息,休息不是白白睡,這叫白吃白睡,你要去想,要做什麼樣的模範給子女看。」

林蘇足記得好多師兄由黑返白的故事,有人兩隻腳都沒了,就改成手煞車,一樣可以開計程車維生,一個個活生生的勵志故事就在眼前!林蘇足說會請他們來講故事給這個人聽。「你一定要改過,你有福報,生病把你送來慈濟醫院。我每天聽上人的法,萬般帶不走,唯有業隨身。業是什麼?你所做的事,你糟踏你爸爸媽媽,糟踏你孩子,這都是罪。」

蘇足師姊代替病人的媽媽教訓他,病人怎麼都不生氣?「要因緣成熟。」

德懷師父很稱讚蘇足師姊,這次開了很重的藥,「不是高明的醫師不能開的藥!」師父也讚歎林蘇足總能觀機逗教,用真誠拉起一個個在亂流中的浪子,抓住浮木。

20181210
撰文:福意
記錄:吳碧華
◎更多內容,歡迎您點入→志工早會專頁閱讀。


請加入 LINE@ 慧命資糧天天送到家!
 https://goo.gl/pXioDF