如果記憶可以被留下,你最想留住的是什麼?
就讀臺中科技大學企管科的陳怡璇,與失智症長輩談起最難忘的回憶,為他們完成一幅幅的壁畫,留下珍貴的回憶。

陳怡璇是真愛基金會最年輕的志工,在爸爸的引薦下,她來到真愛基金會當志工,開始了她為長者留下記憶之牆的任務。

怡璇的父親陳光華,在警界服務28年,他是臺中市第一個將失智老人資訊,納入勤教課程的警察人員。
讓員警了解失智老人會有甚麼症狀,遇到走失的情況,可以在第一時間用同理心對待,再請專業社工幫助他們回家。

由於專業社工對於各種失智症狀的理解,因此可以即時的安撫長者的焦慮,化解每天重複上演的情境。

84歲的炳妹阿嬤,每天下午都會因為黃昏症候群,焦急地想回家,於是大家聯手演出,陪阿嬤買票、等車、上車。這戲,一天要演上好幾回...

忘了今天做過的事,但卻記得生命中最美好的時刻,父親送她的漂亮紅色和服、爺爺送的玉墜......,在記憶逐漸歸零的過程中,怡璇為長者留住回憶,找到了感動,也體會到生命的美好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