Top

會員登入

會員註冊

Join 註冊 Join 註冊

橘色黃昏

花蓮縣新城鄉的海邊,剛浮出海面的日頭,將天空染成一片暖橘色,海浪規律而和緩地的拍打著岸邊的石頭,磨去了頭角崢嶸,磨出了溫潤圓融。

拖著蹣跚的步伐,偶爾停下腳步,彷彿電影裡的慢動作鏡頭,老人緩緩地蹲下,拾起腳邊的石頭,滿布皺紋的雙手,撫摸著粗糙的石面,抹去上頭的灰塵,再放進布袋裡;陽光漸漸變強,老人瞇起雙眼,露出欣喜的笑容,因為,他又在平凡無奇的石頭堆裡,看見一顆顆發光的「鑽石」。


他,是陳才爺爺,在花蓮海邊撿石頭的陳才爺爺。


民國 63 年退伍後,落腳花蓮新城太平洋濱,孤身定居在海邊的小鐵皮屋裡,撿黑白卵石,當年一公斤的石頭只賣得 1.2 元。就靠著這樣微薄的收入,過著沒水沒電的生活。
 

陳才爺爺常坐在海邊,一坐就是一整天,太陽、月亮和海浪是他最好的朋友,海邊的小狗是他最放不下的親人。
 

一天,陳才爺爺獨自踏進花蓮慈濟醫院大廳,來往進出的人群、叫號的廣播聲,看著大家匆忙的步伐,爺爺露出疑惑的眼神。

「伯伯,您好,您是第一次來看病嗎?」看見爺爺不知所措的模樣,志工立刻迎上前去。

「ㄟ…皮-膚-癢要看醫生…」爺爺摸著胸口跟手臂,欲言又止。

「沒關係,我們先來掛號!」「我這個病,是不是治不好啊?快要死掉了?」陳才爺爺定定的看著志工。「伯伯,你怎麼這樣想?你只是皮膚病!」

「伯伯!您住哪,我們可以常去看你!」明月師姊攙起爺爺的手,也牽起陳才爺爺和慈濟的緣。
 

此後,慈濟志工時常來到陳才爺爺的住處打掃,陪他聊天散步,他堅持不接受慈濟物資的幫助。「我夠了,我撿石頭生活,足夠了。只要你們來陪我,我就很高興了!」


1999 年 9 月 21 日,強震襲擊中臺灣。那年,爺爺 77 歲。他從床底下拿出一百萬,本來是用來辦後事的「棺材本」,他決定全部捐出來賑災。慈濟志工擔心他的生活會陷入困境,希望他能保留積蓄。

「伯伯,不要一時衝動!錢捐出去是收不回來的喔!」「後事,是以後的事,那些災民比較重要!」爺爺堅持要把錢捐出去,希望志工能像關懷他一樣,關懷更多需要關心的人。

之後,從 2000 年 1 月開始,他又陸續捐出一百六十多萬;每年領取退俸,餘款約十五萬也都全部捐給慈濟。

後來,慈濟人將爺爺接到靜思精舍旁的「慈濟小築」住,爺爺不只有了安身的居所,也找到了心靈的歸宿,更成為慈濟大家庭裡最可愛的爺爺。


2015 年 4 月 25 日,尼泊爾遭逢芮氏規模 7.8 的強震,陳才爺爺帶著零錢來到精舍,那是老人家請志工挖出多年前,埋在地下的零錢!

陳才爺爺跟證嚴法師說:「看到那些(災民),地震過後沒家可歸的那個地方,佛陀的故鄉。師父,我就是要幫助他們!」

即使那時爺爺已 102 歲,滿腔的愛心仍舊溫熱,不曾退轉。


2017 年 4 月,清明連假剛開始,花蓮慈院常住志工顏惠美突然接到通知。「快點,伯伯來急診了!你是第一個緊急聯絡人!」惠美師姊趕緊跑去。

「有可能會變敗血性休克,得決定要不要插管?」醫生面色沉重。惠美師姊趕緊打電話給爺爺在榮家的隊長,隊長在電話的一頭說:「年紀那麼大,不要插管,就讓他安安心心的。」

隔天早上,陳才爺爺醒來第一句便問:「上人好嗎?」即使身體微恙,老人家心心念念的還是師父的健康。「好、好、好,上人很健康。你自己好嗎?」師姊要爺爺別擔心,顧好自己,就是師父的好弟子。

由於爺爺年事已高,加上這次的急診,惠美師姊想安排看護照料。「不要!我不要給看護。」就算只要 2000 元,爺爺也堅持要省下來給師父救人。


顏惠美師姊在志工早會上分享這段故事:「結果,真的,過節看護也請不到,慈誠隊就像爺爺的孩子這樣陪伴。」

老先生還一直念著:「上人好嗎?上人好嗎?」「好,等您出院,我帶您親自給上人看,這樣好不好?」坐在輪椅上的爺爺這才滿足的點著頭。

老兵不死,只是凋零。在生命的黃昏,因為有愛,讓天空不再灰暗,而是泛著溫暖的橘色。


「好啊!我這個老弟子啊,一百零幾歲了,沒有幫他插管,還好他自然恢復了,腦筋還是那樣清楚,而且呢,還掛念著師父!」

證嚴法師一提到陳才爺爺,就彷若自己家人般的親切。「可以的話,把他帶回來(靜思精舍),再讓師父看看。」
 

那份深厚的師徒情緣,是「師愛徒、徒敬師」的最佳寫照。師父以無言的身教,讓弟子謙恭受教,這種相互尊重,亦師亦友的法情,超越時空、人與人之間傳承著。


20170406
撰文:慈彥(素芬)
記錄:吳碧華
美術:甘淑怡
攝影:何瑞仁


◎更多內容,歡迎您點入→志工早會專頁閱讀。
◎歡迎加入「大愛新創」的line@帳號成為好友,您將收到志工早會的精采分享,領受證嚴法師觀機逗教的智慧!

《加入好友步驟》

1.點選line的「官方帳號」
2.使用「ID搜尋」輸入「@daai」即可加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