Top

會員登入

會員註冊

Join 註冊 Join 註冊

無明的黃昏

十二因緣以無明為首,如果不能去除遮蔽智慧的霧障,看清是非,放下貪念,就會讓人執迷,重複犯錯,長久流轉在六道之間。

陳金視師姊在台中慈濟醫院當志工,這天在志工早會上,她分享一個無明的故事。

傍晚,一名戴斗笠,斗笠外又包裹著一層布的婦人來到病房,師姊說:「奶奶,妳來做什麼啊?」「我陪我老公住院,他跌倒骨折了,明天要開刀。」「奶奶,這裡面有空調,那個帽子拿下來比較涼快!」「我怕曬太陽,妳看我這個皮膚,都靠這樣子保養來的。」接著她說了好一篇道理給師姊聽。

不一會兒,奶奶要走了,師姊再問她:「奶奶,妳現在要去哪?」「回家啊,我明天再來就好,他都可以自己來。」

骨折的人能自己來?但奶奶堅持要回家,因為她說在醫院她睡不著,「不行不行,我要回家,在這裡明天皺紋就起來了。」

晚上,師姊不放心,去關心一下這位快八十歲的譚爺爺:「爺爺,晚上十二點以後就要禁食喔,那你晚餐吃什麼?」「我老婆買了一塊燒餅過來。」早上拿來的燒餅早已冷冷硬硬了,而且吃燒餅芝麻會掉滿床,所以陳金視說:「不適合,這樣子好了,你吃不吃粥?我幫你準備一碗粥,要不然要餓到明天。」老先生一直說不要,師姊不管了,還是買來鹹粥,爺爺不能下床,就餵他吃。

隔天早上,十點鐘,爺爺準備要開刀了,但家人還沒來,護理人員急著打電話:「奶奶,要開刀了,請妳趕快過來。」電話那頭,奶奶一直嚷,她膝蓋退化,兒子不在,她不能來。「妳兒子呢?」「他很忙,他要載我孫子去補習。」「那妳叫計程車來,我幫妳付錢。」聽到有人要付錢,奶奶真的搭計程車來了,當然,護理師也付了這個錢。

但問題又來了,奶奶走路真的很慢,怎麼一路陪去開刀?「妳兒子怎麼不來呢?」「他很忙啦,不然這樣子好了,找志工!」志工又不是家屬,所以只能不斷call她兒子。兒子終於來了,還帶著他的兒子,也來了。

「是什麼事情,一直要把我找來。」「你爸爸要開刀。」「搞清楚啊,他不是我爸,他是我繼父,我有什麼責任要養他?」這真的讓師姊有點聽不下去:「帥哥帥哥,你很忙喔,等一下帶你兒子去哪啊?」「補習,給他學音樂啦,妳沒聽過學音樂的孩子不會變壞嗎?」「好,那你沒有聽過什麼叫『上行下效』,人在做人也在看。」

「可是師姊,他不是我爸...」「那她是不是你媽媽?你媽媽誰在顧?」「他。」「那他為什麼要幫你照顧你媽媽?這個叫大愛嘛,對不對?所以留著留著。」他有點不耐煩,時間到了,就只好推爺爺去開刀房。

下午,金視師姊又去病房關懷,護理師說:「師姊,那一床的伯伯好像便便了,麻煩給他換一下尿布。」兒子呢?「都回去了,回去了。」一個剛開完刀的病人,兒子跟太太都不在身邊。

原來譚爺爺是老兵,每個月有大概兩萬塊的退休俸,有人介紹跟守寡的這個太太結了婚,錢都是太太在用。

剛開完刀,可以進流質了,師姊想給爺爺弄些吃的,老人一直說不要不要,也不好意思讓志工換尿布。結果,金視師姊還是買了蘿蔔糕來,爺爺哭了,硬要拿錢給師姊,「你知道嗎?他用一個小塑膠套,裡面還放著證件,貼在胸口上。睡覺的時候也都按住胸口,因為他覺得這個錢是他的保命。」這保命的塑膠套裡,其實,只有兩百塊!

開完刀的人,一定要先復健,才能下床,總不能都是志工幫忙,所以護理師再請這個兒子過來。「你們搞清楚,我不是閒著,我還有事情要做,工地要看,兒子要栽培,幹嘛一直找我來?」兒子同樣大聲咆哮著。

金視師姊很氣餒,她知道,法要入心,沒那麼容易,她沒辦法在一朝一夕間改變一個人的想法,只是看見了人世間又一個染濁的心靈,「讓我非常警惕,所以要好好修習,這裡提供我們正因、正緣,今生不度,更待何生?」

20170711

撰文:福意
記錄:吳碧華
美術:梁榮為
攝影:謝雅菁

◎更多內容,歡迎您點入→志工早會專頁閱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