人間地獄一線間,花蓮慈院骨科主治醫師吳坤佶,在太魯閣號出事的第一時間就搶進現場救人,他同時也是花蓮縣消防局救護義消大隊長!

「這是另個一空間的入口。我不想用危言聳聽的字眼,但它真的是另外一個空間,這是我進去時候看到的景象。」一整列火車鑽入山洞被山壁撞擊得扭曲變形支離破碎,「火車都剩下半張臉,人在裡面怎麼可能會有好結果呢?」

救護義消吳大隊長和弟兄們要進入現場非常困難,得彎彎曲曲的在黝黑又充斥著異味的狹窄空間裡上上下下,最後得從車頂下去,才能將大體移出來。「我們看到很多天使,現場幾乎沒有個人,只有所有的大體和受傷受難者,中間黑色的塑膠袋一個接一個。同體大悲,以他們的感覺為感覺。」

由於來現場的女性救護員都當男人用了,忙著抬出傷者和大體,因此被媒體廣為流傳的一張吳醫師緊擁孩子安慰他別哭的照片,吳坤佶說,在現場,這要算最輕鬆的了。

一個被擠扁的空間和困難的出口,除了是大家用力抬出死傷者的通道,也是活人要出來透口氣喝口水,然後再回慘不忍睹的現場繼續搶救的光明處。兩公里外,不過咫尺,大清水隧道南端洞口能呼吸新鮮空氣、看到陽光,竟是另一個世界,「我們在過去的日子不斷的從這個空間進進出出,各方打火英雄、救難人員盡最大力量,從檢察官勘驗現場,幫忙把大體從新城火車站送到殯儀館,脫離那個令人難忘的空間,這是最傷痛的一步。」吳坤佶醫師掏自內心深刻的形容,「我最感動的一件事情是,在我幫檢察官做完驗屍過程後,慈濟人用最快最快的動作,在新城火車站隔出一條大體運行道。」

為什麼要這麼做?「你看,大體要從火車下到月台,下到火車站的臨時驗屍場,慈濟人用臨時遮擋的方式,把最後的尊嚴留下來了,而且從白天到夜晚,一直到最後一位,這是讓我最動容的地方。」

回家最好!吳醫師曾在女兒小時候緊緊抱著她,這張父女合照一直掛在家裡掛在他心裡,不須多言,就是這樣的感覺,最好!「醫生的身體是肉做的,可是看到這些,你就會忘記一切。家,還是最好的,感謝我們有慈濟這樣溫暖的家。」

封面攝影:消防攝手 蔡哲文
照片提供:吳坤佶醫師

20210406
撰文:福意
記錄:魏玉縣

繼續收到好文通知,邀您加入
  大愛行LINE社群  

👉 line.me/ti/g2/w99Ve-qmsUJP9qWUnUc3Hg?utm_source=invitation&utm_medium=link_copy&utm_campaign=default