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個四十幾歲的郭小姐,三年多前從高處跌落,手術治療後一直沒好,最近坐輪椅來大林慈院看陳金城副院長的門診。

問她為什麼當初會從三樓墜落,她說她平常病很多,吃很多藥,剛好那時家人往生,一天晚上迷迷糊糊的彷彿看到往生的家人跟她打招呼,一開心,就從窗戶掉下去了,醒來時在加護病房。

當時她胸椎嚴重骨折,一般都是從背部打骨釘固定,但光這樣還是無法解除郭小姐每天喊痛,晚上沒辦法睡,像針刺,像筋被扭斷一般,甚至心臟也感覺很不舒服,呼吸困難,「這個要開刀。」陳副院長很早就跟她說過,但她很猶豫很害怕,一度試著用針灸、電療、熱療,藥越吃越多,最後受不了了,還是回來找陳副院長,「事實上她還有神經壓迫,是爆裂性骨折,如果從背後手術,事實上神經壓迫並沒有得到緩解,也就是她為什麼一直沒好。我這次是從前面肚子旁手術,把壓住神經的骨頭碎片清除掉。」

果然,手術後症狀改善了,「她原來來我診間是坐輪椅,稍微動一下就非常痛。開完刀已經可以好好睡覺,可以走來走去。」

好好睡覺是一件很奢侈的事嗎?對郭小姐來說,是的,這下終於可以好好的睡,這是個好簡單的幸福。

解人憂苦,助人最樂。台中慈院重症醫學科主任沈煥庭也有這種經驗,但萬一解不了病苦,還被病人嫌、被罵,拒絕醫師的建議,不會感覺挫折嗎?
「心不難 則事不難」,沈主任轉念,「不要覺得被別人為難了,其實病人帶著病痛來到醫院,當然會有很多情緒,心情不愉快,他不是在為難我們,但是當下你會覺得怎麼我說什麼建議,他都不接受,是不是在為難我?我覺得,倒不是。」

一位 92 歲榮民伯伯,已是 70 年老菸槍,因為嚴重的咳嗽,很喘,半夜急診。他女兒已經往生了,只有老伴在照顧他。當時伯伯氣胸,被放了胸管引流,但是用力咳嗽下,肺部氣泡又給咳破了,導致某一處肺葉脆弱,很容易發炎,引流管拔了又裝,而且換一根更粗的。

「胸腔裡的空氣引流,經過皮膚、肌肉、筋膜到達深層的肋膜腔,如果氣漏得很多,來不及引流,會沿著皮下層,好像被扒開的感覺,導致皮下氣腫。」怕大家聽不懂,沈煥庭用河豚來形容,皮下氣腫就像充了氣的河豚,整個脹大,不要說病人本身不舒服,連看到都很替他難過。

「伯伯其實很有個性,前一年在醫院診斷疑似大腸癌,他不願進一步確診和治療。因為覺得自己年紀大了,膝下也沒子女,不想連累老伴。」所以這次氣胸,即使皮下脹得受不了,主治醫師勸他手術處理,伯伯還是很頑固的說:不要。

沈主任評估,伯伯還有時間、不急,可以好好跟他先建立關係再說,等待因緣成熟,「所以我打算從日常三餐,睡覺睡得好不好?傷口痛不痛?做進一步關懷。每天我就問這些,不提開刀。」

有一天,伯伯發生很嚴重的皮下氣腫,整個人像快被撐破了,晚上十點多,緊急處理,「伯伯,是不是很痛啊?趕快幫你止痛。」沈煥庭剛好值班,他一邊安慰著。原來這次是因為伯伯坐起來時,折到了管子,才 10 分鐘,氣出不來,馬上皮下氣腫。還好隔天就消了,「伯伯,昨天大家都嚇壞了!真的,看到了心裡很難過,不成人形。要是再發生,還不知道能不能像昨天一樣回復原狀。那個皮下氣腫很痛,對吧?如果我們只擺一根引流管,一兩個禮拜都沒好,怎麼辦呢?」伯伯可能被問煩了,還是被沈主任的真誠感動,「那你說,怎麼辦?」機會來了,「那就開刀!」「要開就開吧!」等這句好久了:「我明天就幫你排,明天會診外科醫師。」

後續真的很順利,雖然伯伯九十幾歲,平常生活自理沒問題,走路也健步如飛,現在開刀又用微創,所以隔天就轉到普通病房了,三天後,剛好父親節出院。「原本好像是伯伯在為難我們,後來發現,其實不是,是我們應該更加設身處地考慮到病人,我們不怕難,不覺得被為難,就能把事情做好。」

20200818/20200822
撰文:福意 
記錄:魏玉縣
美術:鄭洊宏

繼續收到好文通知,邀您加入
  大愛行LINE社群  

👉 line.me/ti/g2/w99Ve-qmsUJP9qWUnUc3Hg?utm_source=invitation&utm_medium=link_copy&utm_campaign=default