33 年前,守在罹癌母親病榻邊將近百日,中區志工陳秀鷹在母親往生後,因緣際會認識了慈濟人,「隔年,第一個沒有媽媽的母親節,我皈依在上人座下。」當時秀鷹 33 歲,和先生楊明達結婚多年沒生小孩,從此夫妻倆經常分頭奔走在不同的賑災地點。

「1991 年之後常到大陸賑災,因為每一年都會參加冬令發放,有一次在上海佛堂禮佛,心中升起一個念頭,如果有因緣,我願意在這片土地跟大家結緣,所以因緣就在 2008 年(汶川大地震),上人希望有關懷團長期在四川陪伴,不忍災民受那麼大的創傷。其實就是,我愛故我在。」

秀鷹回想她一歲到十八歲在故鄉彰化秀水,之後 18 年到台北求學結婚,接下來搬回中部做慈濟,人生有幾個 18 年?「沒想到就在汶川地震時,54 歲,那時有一個念頭,人生如果有第四個 18 年,我願意奉獻在四川,就這樣一直陪伴。看到他們從手心向上成為手心向下的志願者,真的很欣慰。」

秀鷹經常來去四川也常住四川,近年除了陪伴華西七個省,包括重慶、雲南、甘肅、青海、西藏、貴州當地志工,培訓、關懷等慈善工作,更把重心移往陝西、甘肅。這半年來因為疫情關係,年初,從陝西發放回來沒再出門了,這天,在精舍利用雲端視訊與海峽那頭的家人相會,她很高興,也很有些感觸。

「我們在四川,志工早會從不間斷,包括中午的祈禱,後來有薰法香。很感恩,疫情之後,組織所有志工每十人一個小組,就像台灣現在遍地開花一樣,看大愛台看到六點半,接下來連線分享,到現在也有幾十個組,每天不斷。從薰法過程去察覺自己的習氣,因為要分享,大家就會認真聽,不然往往像上人講的,雖然坐著聽,但念頭常跑掉,就像水從水管流過一樣,一滴也沒存著。」

秀鷹自問,哪裡離上人最近?「上人的悲心都在苦難的地方。」這是秀鷹之所以會繼續留在四川的緣故,確實,當地需要更多慈悲。「大陸志工要到會所,要參與慈濟活動是多麼辛苦。早年沒有高鐵,青海坐火車到四川培訓要 22 小時,甘肅要 18 小時,西安 10 小時,然後大陸的火車都沒禁菸,十幾個小時真的非常非常難過,所以我真的很敬佩他們,而且他們在火車上還聞法薰法。」

多年下來,秀鷹說,其實整個陪伴志工的過程就是一種學習,菩薩道上不孤單。

  

秀鷹隻身常佇四川洛水,在台灣,她不是沒有牽掛,當時還有高齡 90 歲的婆婆,還有先生,她為了帶動四川本地志工,取得家人體諒,先生楊明達說:「記得有一次,她本來說 10 號要回來,但是有一個連續事情要完成,簡訊給我,說要申請延期,請我核准啦,我就說好,我的印章在你那邊,你自己蓋就好。」

秀鷹把自己比喻成一滴水,她說她這滴水流入四川破碎的大地,如今,四川也成故鄉了。

20200816
撰文、記錄:林淑懷
美術:鄭洊宏
攝影:陳秀戀

繼續收到好文通知,邀您加入
  大愛行LINE社群  

👉 line.me/ti/g2/w99Ve-qmsUJP9qWUnUc3Hg?utm_source=invitation&utm_medium=link_copy&utm_campaign=default