鍾玫穎在十五歲前都跟著奶奶生活,形影不離,「奶奶走到哪,我就跟到哪,奶奶總是拎著我走來走去。」祖孫倆的畫面躍然眼前,「其實照顧我也不是一件簡單的事,以前街頭巷尾都叫我小霸王,有壞事總少不了我的份,常常會接到街坊鄰居的抱怨和投訴,像是跑到菜園偷別人的地瓜,然後焢窯之後把菜棚燒壞,這樣的事常常發生。」

如今個頭長得不小,看起來很圓潤的鍾副護理長,原來小時候這麼皮,「最常聽到的是,街坊鄰居跑到家門口大叫我阿嬤:阿珍嫂,妳家毛毛又掉到臭水溝裡了。奶奶這時候就會趕快放下手邊的工作,到水溝邊把我拉起來,然後帶回家梳洗一番,免不了一頓很無奈的責備。」這番分享讓祖孫情流露無遺。

「回想過去,奶奶不曾因為我的調皮動手打過我,她就像一個慈母,總是循循善誘。記得我外出讀書那一年,我要從桃園到花蓮讀書,奶奶特別叮囑我:出外不比在家,要好好照顧自己,不要學壞。」即使鍾玫穎再怎麼調皮,但奶奶對她的好、和對她的千叮萬囑,她說至今不敢忘,「奶奶說,跟人家認識就是跟人結緣,要結善緣;別人需要幫助時,妳一定要幫助別人,別人如果好過,妳也會快樂。」

但是從去年開始,奶奶身體變差了,今年二月一度病危,「我接到消息的時候很緊張,因為我人在嘉義。了解她的狀況,其實知道可能日子剩不到幾天,遠在嘉義的我像熱鍋上的螞蟻,遠水救不了近火,不知道該怎麼辦。」阿嬤帶孫恩情一樣大於天,玫穎非常感恩同事們幫忙調班,讓她回去陪奶奶最後一程。

「我在照顧奶奶這段期間思考很多,我很感恩老天爺的安排,讓我有機會就讀慈濟技術學院,栽培我專業能力外,也教我行善行孝,如何用感恩的心面對一切的困境和逆境。在大林慈院服務這幾年,很感謝我照顧的每個病人,因為他們給我機會茁壯我自己的專業能力,才有機會回饋到奶奶身上,讓奶奶在最後可以很體面、很有尊嚴的回到菩薩身邊修行。」

沒有太多激情,卻穩穩的分享完這段祖孫深情,很實在,「一切的際遇都是老天爺最好的安排。」

20200701
撰文:邱蘭嵐
記錄:吳碧華
美術:甘淑怡
攝影:李白士