台北慈誠黃鴻傑來花蓮慈院當志工,要幫一位病患沐浴。他側躺著,頭髮很長,黃鴻傑估計應該有半年沒剪了吧,而且因為長期臥床,有一條引流管,所以不適合帶去浴室洗澡,只能用擦的。

在剪頭髮時,這個病人臥床,加上頭髮細又長、又很久沒洗了,極油膩,鴻傑用推子竟然推不動!病人不好意思的直說「對不起對不起,油垢太重推不起來。」搞得大家都很難為情,現在怎麼辦?

「我的心定下來,我們是浴佛,要起恭敬心,所以想說,當做在雕塑一座菩薩,慢慢的推慢慢的推,然後就很順!」頭髮剪好、洗好、吹乾,黃鴻傑形容他法相莊嚴,眼睛炯炯有神,整個人端莊的形貌出現了。鴻傑還注意到他腳長手長,身材魁武,「我就想說,是什麼因緣讓病魔把一個人摧毀成這樣,他大腿沒有我手臂粗,幾年的病痛折磨,把他變成這樣。」

在浴佛過程中,黃鴻傑感覺病人的心很定,一直微笑著,眼球黑白分明,讓他感覺真的像在浴一尊佛,「這是菩薩示現,他的身影讓我感覺,在苦難中要保持自己的清淨心。」黃鴻傑的手更輕更柔了,用溫水細細的擦,「然後就回想,我曾經這樣對我的父母嗎?」講到這裡,鴻傑很想哭,感覺他內心悸動,「這兩天的拜懺,我覺得很懺悔,懺悔對自己的父母沒做到這樣,感覺自己非常不孝。人生最大的懲罰就是後悔,因為浴佛,我真的懺悔,對不起父母!」

黃媽媽十年前往生,走之前一直跟兒子講:生前一顆花生,勝過死後拜豬頭!「那時媽媽想在寺廟裡拜水懺,要有資金,我剛好投資不利,被卡住,一直沒有圓滿媽媽的心願。」聽到兒子說沒錢,黃媽媽跟鴻傑講:「媽媽很健康,沒什麼問題,等經濟比較好時再做。」結果,一切隨風消散,變成黃鴻傑一生的懺悔!

清修士靜涵安慰鴻傑,在他身上看到了謙卑,聽他一路分享一路都在感恩,感恩身邊的人,感恩其他人的身影讓他學習,「相信一定可以帶著媽媽的心願好好繼續做慈濟,讓人生更圓滿,媽媽的心願也得到安慰。」

20200223
撰文:洪素養
記錄:陳文玲
美術:程靜美
攝影:鄭洊宏

⭐繼續收到好文通知,邀您加入!
→ Telegram 下載說明與功能推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