中區志工黃心妍當醫療志工已經十幾年了,一路走來,她學會了「陪伴」。

「第一次來醫院當志工,很害怕,不知道要怎麼陪伴,那時師姊跟我講:『你就想,如果上人在這裡,他會怎樣去陪伴家屬和病人?』當我這樣想的時候,就懂了。」

那是愛,用愛去疼惜普天下每一個人!「也因為這樣,我發現,陪伴家人更容易了。」

黃媽媽有躁鬱症,後來還重度失智,心妍就告訴自己,她就是醫院裡的阿姨或阿嬤,「當我這樣想,就變得比較自在,也可以抽離,不被親情綁住。」對自己最親的人,難免會多些情緒多點期待,就像教自己的孩子一樣,照顧親人多少有力不從心的感覺。

前陣子,住口湖的大姊病了,「她用Line跟我講,她得到肺癌,我聽到她的聲音很沉重,當下非常不捨。我那時在台中慈院當志工,就想:姊姊在大林開刀,一定有人陪,所以我心安住下來。」心妍等志工工作圓滿後,才去大林看姊姊。

看到的當下,很心疼!「但是我告訴自己:她就是病人,那時,我變得輕鬆了。」心妍問姊姊哪裡不舒服?「就覺得整個身體都不舒服!」「是心比較不舒服?還是身體比較不舒服?」「都有啦。」大姊是一個靦腆的人,生活在鄉下,圈子非常小,連架都不會吵,也很難表達自己到底哪裡不舒服。

經常,醫師遇到鄉下病人,問診也都得耐住性子,一個一個慢慢問。心妍繼續問姊姊:「你現在身體感覺哪裡不舒服?」「我也不知道。」「開刀的地方會痛嗎?」「有,這裡會痛。」「呼吸會痛嗎?」「嗯,一點點啦。」「咳嗽的時候會痛嗎?」「也會。」心妍拿出醫療志工關懷的方式,引導式的讓姊姊把痛一一說出來,「妳現在有沒有感覺比較輕鬆?」「有,真的比較輕鬆了。」黃心妍心想,這是「痛」被了解了。

「大姊,妳心裡煩惱什麼?」「我哪知道?」「是比較煩惱妳自己,還是姊夫?還是煩惱孩子?」「都有啦。」又問:「妳煩惱姊夫什麼?」「喔,妳姊夫喔,我如果怎樣了,沒人可以照顧他。」「妳是說妳如果死了?」鄉下人其實非常忌諱談死,心妍直言不諱,嚇到姊姊了,「啊,我很怕我如果怎樣了,不能再給妳姊夫做伴。」心妍乾脆說更白,「大姊,人本來就會怎樣,妳看媽媽活到八十幾歲,還是往生去了。我跟妳說,我一個朋友才多我四歲,前一天晚上還跟我Line,隔天早上就往生。」「怎麼會這樣?」又嚇到姊姊了,妹妹照樣繼續說:「所以我告訴妳,我現在在這裡跟妳說話,說不定明天就可能往生。」「妳黑白講。」「是真的,所以人很無常,車票要到哪裡,都不是我們知道的,重點是現在,我們可以在一起。我很愛妳,妳愛我嗎?」「有啊!我很愛妳。」

然後心妍就講起小時候大姊怎麼疼自己,「啊,那些事情我都忘記了,妳怎麼都記得?」「當然,妳這麼疼我,我一定要記得。媽媽都說小時候妳揹我揹到長不高,我都記得,我知道妳很疼我。」分享到這裡,心妍哽咽了。

後來姊夫來了,但老實的他也不善於表達,一來只知道扯開嗓門,「現在有沒有比較好?」「你明明很愛人家,還說話這麼大聲。」「我多麼忙,還要跑來跑去。」「你就是很愛她,所以才會來這裡啊。」姊夫被心妍給逗笑了,「你看姊夫很愛妳,這麼忙還專程來。」「哼,都來那邊睡覺。」「因為看到妳就很安心,沒有妳,他睡不著耶。」

一席輕鬆的床邊溫馨對話,心妍說,這都是她當志工學到的,當年孩子還小,現在孩子大了,所以她發願要更投入做志工,「跟上人報告,弟子今年第一次圓滿一百天志工,如果明年圓滿一百五十天,表示我身體健康,家人也很健康,才能成就這樣的心願。」黃心妍的真誠大願實在感人!

20191227 
撰文:福意
記錄:李如玉

◎更多內容,歡迎您點入→志工早會專頁閱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