遠從屏東來到花蓮,就是為了捐一袋週邊血幹細胞,自己是護理人員尤其能感受到此行的重要。

賴小姐還在念書時,就有慈濟人來校園勸髓,很多熱血青年響應,「就是建檔,然後等待,也不一定就有這個機會。那時候跟媽媽聊起這件事,她也覺得,很好啊,去幫助別人是一件好事,滿支持的。」

賴媽媽去世三年後,現在,機會真的來了,賴小姐被通知配對到了,「很開心,沒想到一等就等了這麼久,那就來做這件事。雖然沒辦法再跟媽媽分享,但這件事完成,是我對她的一個承諾。」

德瑼師父說,這就是最大孝!「妳用媽媽給妳那麼健康的身體去救人,媽媽還是能感受到的。」

同樣是護理師,黃小姐一看就很健康,她是 18 歲那年建檔,而今能配對成功,她說,是上天冥冥之中的安排!

被通知配對成功的前一天,黃小姐還去捐血,但因為血紅素不足,被退貨,隔天就接到電話,「那時候是提醒我,在捐幹細胞前的三到六個月儘量不要捐血,我就想,捐血捐髓都是助人,既然還有至少三個月的時間才要捐週邊血幹細胞,所以我隔一星期,想說血紅素應該比較好了,又跑去捐。」言語中感受到黃小姐的豪爽與熱情,「沒想到一切太快了,我從第一階段配對成功到捐髓,只有一個月又一星期,這一切真的都太快了。」漫漫等待,畢其功於一役!

捐髓其實很簡單,有個過來人曾說:兩隻手伸直直的,血從這裡出來就可以救一個人了。物理治療師楊先生捐完之後說,怎麼這麼簡單!

平時工作周遭都是身心障礙者或失能長輩,治療的動作對他來講就像家常便飯,聽說要先打血球生長素,好讓骨頭增生,所以會感覺痠痛,他幽默的說:「痠痛是我專門的,我專門治療痠痛,所以骨頭痠痛比較不怕。」

但是打了血球生長素時,怎麼感覺不同?好像從身體裡面鑽出來的痠痛。醫護人員事前會給藥,請捐贈者服用,「我如果吃藥,不痛,感覺有點沒付出,所以我特別感受一下痛的感覺。」他後來發現,做完化療也會給病人這種藥物,原來,感覺是這樣的!但是他說,這跟真正病人的痛苦還差得遠。

在捐髓過程中,楊先生想很多,「有人說這是做功德,說真的,我一點都不覺得,茫茫人海中,需要骨髓的竟然能夠跟我這樣願意捐髓的人結合一起,這個比例非常低,這就是千千萬萬慈濟志工,發放了千千萬萬張的宣導張,講了千千萬萬次,感動了千千萬萬的人去建檔,這才是功德,要不然哪有我今天可以站在這邊捐骨髓。」

最近完成捐髓的年輕人很多,精舍師父說,看見了希望!

還像個學生的林小姐也是在 18 歲那年,跟時下年輕人一樣,大家一吆喝,就滿腔熱血去建檔,「其實那時候還不太知道捐髓流程。」濟世救人、改革社會的心,人皆有之。

五年後,被通知配對成功,知道對自己的身體不會有影響,就決定試看看,「一路上,一直支持我堅持到最後,其實就是將心比心,如果今天受贈者是我,或說我的家人,一定也會希望有人能捐給我,所以決定盡全力協助對方,早日康復。」

當你願意付出的那一刻,其實是慈悲本性流露,無計成本、不論功德,如物理治療師楊先生說的:「千千萬萬步走在前面,我只是往前踏出最後一小步。」

201905
撰文:福意
記錄:曾美雪、吳碧華
美術:江佩樺

◎更多內容,歡迎您點入→志工早會專頁閱讀。


請加入 LINE@ 慧命資糧天天送到家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