「飛天」又名香音神,是佛的禮讚。在佛國司散花、歌舞、供獻,象徵自由快樂的天神。

佛教藝術中,都以傳統形式出現,但是,花蓮靜思堂梁柱和屋簷上三百六十二尊「現代飛天」,突破了佛教造像的習慣,營造出現代美學與宗教理念相結合的藝術氛圍。

「大陸雕塑家杜永衛 1999 年 5 月負責平面稿設計,再由兩岸佛教藝術工作團隊經歷 17 個月時間,完成泥塑、鑄造,終於呈現出不同人種、性別、年齡、世界各國服裝造型的『現代飛天』 。」

靜思精舍德淨師父在志工早會,回顧這段慈濟歷史。

「在大陸有『飛天工匠』稱號的杜永衛先生,長年在敦煌石窟研究佛像跟飛天,覺得自己研究幾十年『飛天』,怎麼畫、怎麼做,太簡單了。結果,作品寄出後不久,被指出缺乏現代感、不夠如實。之後,又畫了一組華麗細密裝飾性較強的飛天,同時附了幾幅唐風濃郁的飛天,結果仍未通過。」

「究竟慈濟是一個怎樣的佛教團體,從事的是什麼樣的志業?」

杜永衛覺得不可思議,以自己的資歷和才能,做出來的東西,怎麼可能不被認同,而且還被說缺乏現代感,為此專程來到台灣花蓮。

「見到證嚴上人,我不太有信心地打開一組表現亞、非、歐、美及中國少數民族的飛天圖稿,請上人審閱。」

證嚴上人仔細觀看地說:「我們的『飛天』不只是『傳統的飛天』,還有『現代的飛天』。佛教藝術不能局限於古代,也不應局限在中國,應該表達現代佛教理念,讓現代人有感悟,讓世界更多人有感悟。」

杜永衛說:「這番話,真正感受到上人對佛教藝術及創新的意識,有著高瞻和廣闊的思路,從來沒有人有這樣的思維,但是慈濟都做到了。

慈濟的現代佛教理念,是傳統大乘佛教進一步的延展,這種延伸和發展,從上人循循善誘的開示中可以體會得到;從慈濟人身體力行的行善中,可以目睹得到。從慈濟人身上,我確實看到了菩薩的祥光─現實生活中的百萬慈濟人, 就是當今的菩薩!」

一個成熟的創作思想,逐漸在杜永衛心中浮現,重新構思「飛天」時,首先想到的是它立意的獨特性、審美的世界性,以及形式的現代感。

「要保證三百六十二身飛天造型不雷同,又要兼顧整體效果,創作越到後面難度愈大。解決它沒有什麼捷徑,只有用心,用心,再用心。」
 

德淨師父特別分享一張,由四千張全球慈濟志工活動相片組合成佛陀法像。

「我常常想,只有 4 張、40 張,可能組成不了一張佛像,可是透過無數張慈濟人點點滴滴的照片,就可以呈現佛陀法像。50 幾年來,上人具體落實人間菩薩的理念,慈濟人聞聲救苦、濟困解厄,正是觀世音菩薩,千處祈求千處現的精神。」

證嚴上人曾說:「志工的心堅定、寂靜而不散亂,行法、傳法,精進不懈,就是菩薩的心靈境界。

《無量義經》也有一段文:「譬如船師身有病,若有堅舟猶度人。」

德淨師父解釋,船師自身罹病,可是只要有堅固的舟船,還是能夠運用來自度度人,把迷茫眾生,從此岸度到彼岸。「也就是說,只要透過佛法環境和團體的因緣,努力去實踐,還是可以做到度人,可以當一個菩薩。」

「上人最近常講,這 50 幾年看到慈濟人所做的事情,所成就的事相,覺得此生無憾。」

「做慈濟,永不後悔!」是上人的期望,也是所有慈濟人的心聲。

人間菩薩處處現,只要慈濟人走得到的地方,都可以看到藍天白雲的身影,「人間菩薩」不在天界,也不在想像裡,而是真正在人間。

 

(德淨法師 志工早會開示)

20191101
記錄:李如玉
整理:慈泠
◎更多內容,歡迎您點入→大愛閱讀專頁閱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