訪視志工彭秀蓁的老家在新竹縣北埔鄉,在她未出生前,父親一直以沒有兒子為憾,翻山越嶺到水里圳坑,認養當時已 5、6 歲的哥哥回來;而後媽媽懷了彭秀蓁,雙親以為老來得子,卻是一場空,媽媽堅持把打算要賣掉的彭秀蓁留了下來。彭秀蓁說:「父親往生之後,我常常跟母親說,還好你有留下我,不然你就沒有伴了。」

鄉下生活不容易,家無良田,幸好還有一甲的山,寡母為了養育孩子,種了相思樹、橘子、茶;彭秀蓁每天放學就直奔山裏幫忙採茶務農,習得一身好功夫,也練就了不怕吃苦的特質,懂得為家庭著想的道理。

彭秀蓁說,媽媽雖然沒有讀書,但是很善良,常告訴她:「我們夠用就好,比我們辛苦的人還很多。」哥哥、姊姊結婚,請人來辦桌,宴客後,媽媽將一包包麻糬連同「菜尾」包好出門,彭秀蓁問:「這麼好吃的東西,要拿去哪裡?」母親不語,而是親自送給生活狀況更不好的鄰居。彭秀蓁不解,為什麼不乾脆直接婉謝那些鄰人的紅包,還要多跑這一趟。

沒想到媽媽回答:「我們要顧人的面子,不要給人家難看。紅包先收下,然後再拿來還他們就好。」彭秀蓁憶起這段往事,熱淚盈眶,她從母親的身教上學會要換位思考,為別人著想。

彭秀蓁國中畢業後,在紡織工廠上班,也結識了丈夫;隨著孩子出生,辭去工作,轉為家庭代工,兼職化妝品業務,時間也比較自由。

後來母親往生,她也生病在家靜養,熟識的黃素香師姊,送來慈濟出版品,陪伴她的復健歲月。她從這些錄音帶聽出心得,之後每當在田邊散步、健身時,會帶著麻布袋和夾子,撿拾瓶瓶罐罐回收,不知不覺做了二十幾年,也努力為社區成就環保點。

雖然只有國中學歷,但彭秀蓁喜愛閱讀,自修練字,對後來撰寫訪視紀錄很有幫助;她從上人著作中,了解學佛就是要走入別人的生命,從助人中能實踐佛法,這使她想起母親貼心助人的身教,內心激起一層又一層漣漪。

1998 年,彭秀蓁第一次跟著資深慈濟志工去信義鄉山區訪視關懷;臥床的老人家思慮清楚,看到慈濟人來訪噓寒問暖,牽牽手,歡喜油然浮現在臉龐。彭秀蓁想著,這些事情對我們而言,真的是輕而易舉,卻可以讓人感受到溫暖。

從貼近幼時的貧困,感覺那些人都像是自己的親人一樣,彭秀蓁從訪視中「見苦知福」,發覺自己「很幸福」,因而對任何事情比較容易有「感恩心」。對她而言,助人不是理論,而是實際的付出;一九九九年底受證慈濟委員後,她常有機會對會眾分享慈濟,「以往覺得學歷不足也不如人,我真的很感恩慈濟讓我的生命找到自信。」

「面對個案,我一直保持著虔誠的心;關懷個案不是交差了事,我們要更認真,就像走進他人生命的經藏,我們用心閱讀,還能告訴他,未來可以怎麼走!」

 

取材 / 慈濟月刊 第635期
撰文 / 范姜惟詠

◎更多內容,歡迎您點入→大愛閱讀專頁閱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