去年底,一個四十幾歲的婦人很緊張的跑來台中慈院門診,把手上很多病歷和資料拿給大腸直腸外科方佳偉醫師看,「這些資料是她媽媽的,之前在台北治療,一開始是乙狀結腸癌,接受手術後沒多久就發現肝轉移。」

當然,這得趕快切除肝臟,但沒幾個月又腹膜轉移,血液腫瘤科醫師就跟女兒說,媽媽的年紀七十幾歲了,是不是直接轉去安寧病房,女兒有點捨不得。不過後來又腹膜轉移造成腸阻塞,必須放鼻胃管,看媽媽身上插滿了管子,生不如死,於是女兒抱著一線希望來找方醫師,問看看他有什麼意見,是不是還有其他辦法?

「如果妳還相信我的話,把媽媽從台北轉來。」方佳偉這樣跟她說。

這麼嚴重、這樣末期了,方佳偉坦言要治好,根本不可能,他還能怎麼做呢?「我還是先手術,做了大腸造口,讓她可以吃東西,可以排便,接著把鼻胃管拔掉,從嘴巴進食。等體力恢復,再幫她申請標靶藥物、化療藥物。」

治療當中,看到女兒和她哥哥對母親照顧得無微不至,媽媽稍微有點病痛,就打電話到門診問方醫師。

暫時處理好了腸造口,根本的腹膜轉移問題卻無法解決,方佳偉明知病程進入第四期也就是癌症末期了,眼前唯一目標是延長壽命!但是能延長多久?「其實說不準,但最重要是讓她有生活品質、有尊嚴,把身上的管子全部拔掉。」有了明確的目標,才有執行的可能,與醫療存在的價值。

治療到目前快一年了,方佳偉說,有時看她跟她哥哥照顧得非常辛苦,就問:「妳覺得這一年來,值不值得?她跟我講,看到媽媽這樣有尊嚴,再怎麼辛苦都值得。」

就這兩個字:值得!

「我是醫師,延長她一年或兩年的生命,對我來說,沒什麼成就感。但如果病人跟家屬值得,那我就值得了。」

20190530
撰文:邱蘭嵐
記錄:吳碧華
美術:甘淑怡

◎更多內容,歡迎您點入→志工早會專頁閱讀。


請加入 LINE@ 慧命資糧天天送到家!
 https://goo.gl/pXioDF