「我總共陪伴過 118 位往生者。」這是什麼樣的工作?又是怎樣的「緣份」?

高雄志工曾堯山永遠記得,2000 年太太因癌症去世,在他極度悲傷之際,有慈濟人給他很大的關懷與鼓勵,當時他就發願,有機會也要把愛傳下去。
從此曾堯山改掉了壞脾氣,和抽菸、喝酒、賭博的壞習慣,父兼母職守好一個家。2007 年開始,他每個月都到大林慈濟醫院做志工,也將從慈院學來的,用在社區醫院服務更多人。

「我在社區一家大型醫院做志工,那邊志工平均一千多位進進出出,但是安寧病房就是沒人敢去,因為經常會面臨死亡,人家說要學『生』不要學『死』,我跟人不一樣,我覺得要學『死』不要學『生』。要怎麼學死?要有尊嚴的死,但是,不要笨死。」

曾堯山平均半個月會去安寧病房值班,遇到一些癌末病人,醫生說沒有治療空間了,但家屬還冀望奇蹟出現,沒有簽立放棄急救同意書,「一個先生本來跟癌末的太太在聊天,太太說要到化妝室,先生在外面等,奇怪,等那麼久太太都沒出聲?後來進去,太太已經死在廁所。先生驚嚇之中呼天搶地,醫療團隊趕來急救,也沒救回來,後來他後悔了!因為急救要做CPR,要插管要打強心針,只是增加痛苦。」

曾堯山說,他值班都會先去病房看看,「有時候你昨天幫他洗澡、幫他理頭髮、刮鬍子,但是今天再去,他已經走了。我覺得,在陪伴的時候真的要把握當下,能為他們做什麼就做什麼。」

一個個逝去的身影他都記得,總共 118 位,這不包括返家做居家安寧而走的。其中,他陪伴的第 104 位阿嬤,九十幾歲,在僑居地美國發現罹患大腸癌,就回台想落葉歸根,「在這段陪伴時間,我每天都去跟她問候おはよ(早安)、こんにちは(您好),她很喜歡唱日本歌,我每天都選兩首,然後陪她走路,走一走她坐在按摩椅那邊,我就放給她聽。」

曾堯山深深記得,阿嬤最喜歡「櫻花戀曲」和「淚光閃閃」,甚至還會掉眼淚,她女兒說:「媽媽很喜歡聽這首歌。」孩子們陸續回台灣,都很感謝曾堯山的陪伴。有一天,曾堯山去看阿嬤,剛好她在排血便,不方便,隔天再去,阿嬤發燒,後來送去急救,不久就走了!

回想過去一個月,曾堯山每次周末休假,都會擔心阿嬤是否會在他不在的時候走掉,「我很感恩有機會陪伴阿嬤,陪她唱歌、陪她走路、陪她聊天,讓她快樂!」

因為曾堯山任勞任怨又負責,因此常有些困難的個案都會找他幫忙,「一個流浪漢是口腔癌病人,只要他住過的病房,全病房還有走道都很臭,社工要我幫他洗澡。洗澡,我都還要拜託他,差點跪著求他,才讓我幫他洗。但是他口腔癌有分泌物,還是臭!病房的家屬跟病人受不了了,去投訴,我們就移到護理站旁的治療室,還是沒辦法除臭!有人教我用咖啡渣還有綠茶包放在周圍,真的很有效,我本來要戴兩個口罩,後來不用戴,都不覺得臭。」曾堯山徐緩而真切的描述著。

每天,他還照三餐餵病人牛奶、換尿布。有一天,感覺他快離開了,在床頭旁播放佛經。稍晚一點再去看,走了!沒有家屬,曾堯山這樣一路陪伴,不僅臨終關懷,還幫忙處理後事,如此完整陪伴了 118 個臨終的生命!

「有做就有所得。」主持志工早會的楊麗芬師姊說,幸而有醫院這樣的道場,在陪伴病人走過生死的過程中,不只病人,志工自己也遇見死亡,「有本書叫『當綠葉緩緩落下』,往生不是突然的,當黃葉掉下來,過程非常難熬,哪怕再先進的醫療都沒辦法幫助,這時我們該怎麼陪伴?如果把病人的這一本經看得清楚,或許我們就有能力回過頭來看自己的這一本。所以當醫願志工不只做別人生命的貴人,更可以成為自己的貴人。」

20190310
撰文:洪素養
記錄:林素玲

◎更多內容,歡迎您點入→志工早會專頁閱讀。


請加入 LINE@ 慧命資糧天天送到家!
 https://goo.gl/pXioDF