寒冷的夜裡,病房走廊的燈都熄了,很安靜,只有護理站一定是亮著的,「夜間護理師都會定時巡房,看有沒有什麼問題,對沒有家屬陪伴的病人,會花更多時間去看看。」台北慈院護理督導陳似錦注意到,如果病人是一個人,身處在這樣的環境,心裡的孤獨跟痛苦會比一般來得強烈。

一名 50 歲大腸直腸癌末期病患,平常獨居,但常出來和鄰居打招呼、聊聊天,前幾天鄰居發現,怎麼兩三天沒看他?所以發揮守望相助的精神去敲門,沒反應,這時候趕快叫警察,警察進去一看,人已經倒臥在地,馬上叫救護車送醫。

這個人身世有點坎坷,督導陳似錦說,他沒結婚,父母跟弟弟都過世了,唯一的哥哥是養子,沒有血緣關係,加上病人年少時不懂事,常闖禍,所以院方好不容易連絡上哥哥了,對方只講,等有時間再來。

病房護理師發現了這個孤獨的病人,因為發燒,身上衣服都汗濕了,所以夜裡巡房時,升起暖心,「他應該很不舒服吧,」陳似錦很感動的分享著:「大夜班的兩個學妹決定,幫他把身體擦乾淨,讓他舒服一點。你會發現有一個學妹沒戴帽子,並不是沒戴,因為在幫病人浴佛的過程中,他會亂揮,一拳揮過來,沒閃好,就把帽子打飛了。」
    

兩個年輕護理師不只做一次,「第二天幫他浴佛完,病人情況比較好了,護理師喊他的名字跟他說話,『文房,…』,病人回答『四寶』!原來他還滿幽默的,護理師又問他,『這樣你有比較舒服嗎?』『有。』病人流下眼淚。」

聽到這裡,每個人都被暖流衝擊到了,內心有些顫動。

其實大夜班人力很少,例行的工作很多,陳似錦問她們:「為什麼在這麼忙碌的大夜班,妳們還願意做這樣的事呢?」護理師們說,她們是慈青,早就從師姑師伯身教裡學到了膚慰!

這股暖流不只在深夜的病房裡流動著,也提高開刀房的溫度。

台中慈院護理長張雅婷過去都做婦兒科照護,最近調去開刀房,「大家對於開刀房的印象就是一個冷冰冰,病人看到醫護同仁都戴口罩、戴帽子、穿手術衣,很俐落,一絲不苟,進去不過 5 到 10 分鐘,就麻醉,然後開刀。在這麼短的時間,怎樣營造一個有溫度的環境?」

尤其當病人一進來,標準流程就是:你叫什麼名字?術前準備好了沒?過中午的病人要確認空腹時間,問他:什麼時候開始沒吃東西?經常引來抱怨,「我從昨晚八點就沒吃了,今天又等到現在。」怎麼回應?

雅婷阿長後來發現,有一個資深護理師回應得非常好,病人聽到馬上眉頭鬆開。到底是怎樣神奇的一句話?

「看到她微蹲,然後看著病人,『你辛苦了』,哇!原來我每次都要解釋一大堆,可是只要這句話就能馬上同理病人,讓病人覺得,我再等等,護理人員有感受到我的焦急。」

還有,一位婦人心臟和腹部都有很大的腫瘤,醫師開進去之後發現,已經大到無法用開刀治療的程度,而且繼續開下去會有生命危險,於是兩位醫生出來跟家屬解釋。

病人七八十歲的老爸老媽,還有二三十歲小孩一起靜靜聽醫生解釋:不繼續往下開,就要關傷口了,「醫生解釋的時候,我覺得家屬都很堅強。但醫生走進去,家屬就潰堤了。這時候有護理師沒有隨醫生馬上進去,而是走到媽媽身邊,摟著她,『等一下可能還要兩小時,請你們在佛堂靜心等待。』」

光那摟著的動作,雅婷護理長就覺得,足以支撐家屬給他們膚慰了!張雅婷溫柔中帶著堅定:「護理工作看起來有些微不足道,但是當做得很好的時候,就會成為病人很重要、不可缺少的支撐力量。」

20190308
撰文:福意
記錄:吳碧華

◎更多內容,歡迎您點入→志工早會專頁閱讀。


請加入 LINE@ 慧命資糧天天送到家!
 https://goo.gl/pXioDF