台中志工黃心妍在醫院除了做醫院志工,也常為人助念,這天看到亡者是個年輕人,一旁是他媽媽和兩個女眾。

助念前,心妍跟家屬說,一起跟著念,因為往生者對家人的聲音比較熟悉。「在助念當下,聽到啜泣聲,我一邊助念一邊覺得很心疼。」心妍心疼的是,家人一定很難過,以致無法跟著念誦,那我可以做什麼?」

助念結束,黃心妍當下做了個決定,「我想,如果我是亡者,看到家人這麼難過,一定很心疼;我想,如果我是家屬,這時候我最需要什麼?所以我就留下來,陪那個孩子聊聊。」

跟孩子聊過之後,孩子說:「師姊,真的很感恩妳,我以為假日這邊都沒人,還好有妳陪伴,比較不會那麼孤單,我覺得好像能面對了。」心妍安下心來,這個決定是對的,「還好我留下了,不然整個地下二樓非常空曠,就只有三個家屬。」

接下來又有個因緣。到助念現場,也只看到三個孩子,看起來都滿小的。

助念時,不只聽到啜泣聲,還看到小小的女孩眼淚一直掉下來,很努力壓抑著,「我心裡一邊念佛一邊想,『親愛的寶貝,妳不要怕,我會陪妳。』」

助念結束,心妍拉著寶貝的手:「寶貝,妳現在很難過對不對,我們到外面聊一聊好嗎?」

心妍一直叫著寶貝,「寶貝,妳現在最擔心或最害怕的是什麼?」寶貝說,她不知道爸爸為什麼會選擇這樣做,因為亡者燒炭自殺,她不懂,爸爸為什麼要這麼做。「寶貝,爸爸會這樣做,應該有他不得已的苦衷,我們只能尊重。妳覺得妳還可以怎麼做?」「我要慢慢讓時間,讓自己接受。」還有呢?「我會好好照顧自己,不要讓其他人為我擔心。」如果需要幫助的時候怎麼辦?「我可以找學校老師。在家,也許可以找姑姑。」「寶貝,如果妳需要,可以來這邊,師姑師伯可以陪妳聊天、陪妳說說話。」孩子家就住潭子,離慈院很近,「師姑,我知道。」孩子點點頭。

「寶貝,當我們心存善念,遇見的都會是好人。」心妍抱抱她,在抱她的當下,真的感受到她心裡的難過,「師姑,我現在覺得比較好了,我很擔心弟弟。」

心妍轉身去抱另一個寶貝,弟弟唸小學五年級,眼神非常閃爍,「寶貝,你現在覺得怎樣?會害怕嗎?」「我好害怕,腳一直發抖,我不知道該怎麼辦?」心妍抱緊了些,「我不知道明天還要不要去上學?」「發生這樣的狀況,確實,讓你害怕,那你覺得現在最想做什麼?」「我不知道,就一直發抖。」

這麼小的年紀,卻面對這麼大的事情,黃心妍體會到那份無助,孩子天真的說:「這是我第一次看到死人。」「你怎麼知道是死人?跟平常睡覺有什麼不一樣?」「睡覺會再醒來啊,可是他死了,不會再起來了!」「對,爸爸死了,不會再起來,可是你身上流的是爸爸的血啊,爸爸還跟你在一起。」

心妍連結到自己過去的經驗,父母往生時,她也同樣告訴自己,「父母不在了,我們身上還留著他的血,所以父母並沒有不在,他永遠都在我們身上。」講完,她覺得這孩子身上有了力量。

每次做完志工,心妍都會回去跟家人分享,「如果不是慈濟的因緣,我們要陪伴人家也沒機會;如果不認識,要給人家東西吃,人家也不要。」

這裡岔出個話題,心妍講到先生,「我們家那個同修幾乎不參加慈濟活動,也不看大愛電視,不看上人的書,然後他說:『其實我知道上人不只要你們聽話,還要你們跟他一樣做他要做的事。』」心妍嚇一跳!

「妳看妳吊在牆上(靜思語),『不求減輕負擔,只求力量增加』,妳知道是什麼嗎?」「我不知道,你說說看。」「不只是妳增加力量,而是希望妳們要再去招更多人,力量增加了可以做更多的事。」真的是上人的知音呢!

20190222
撰文:福意
記錄:魏玉縣
美術:林秋玫

◎更多內容,歡迎您點入→志工早會專頁閱讀。


請加入 LINE@ 慧命資糧天天送到家!
 https://goo.gl/pXioDF