林蘇足在花蓮慈濟醫院當常住志工已經 27 年,經常聽到她妙人妙語,但從沒聽她講起自己當志工,甚至成為常住的這一段,這天她說因為證嚴上人行腳,才有比較多的時間分享這段人生風景。

「我剛來的時候是失戀,常常晚上沒睡,哭到眼睛腫起來。各位菩薩,顏師姊從來都沒泡過咖啡給你們喝,只有我有。給我掌聲,給她掌聲。」

被蘇足媽這麼一帶動,現場掌聲熱烈,好動人的故事!蘇足說她過去沒時間跟大家分享,「這輩子我的咖啡是被她養出來,我從來不知道咖啡那麼好喝。因為人家都說很貴,你根本不會去買。放在我心中 20 年的秘密,告訴你們,她真的很細心。」

二十多年前,失落的蘇足由台北來到花蓮,整天穿著八正道就只知道坐在那邊,有人叫她:「妳坐在那裡是要做什麼?都不動。」蘇足媽說,那時她真的不知道要做什麼,「我最怕的是病人,因為不知道自己是否會被傳染,然後看她們都戴口罩,我不喜歡戴,整個臉都矇起來,後來跟著戴。」林蘇足很勁爆的說出這段不為人知的過去,當然,後來有樣學樣,蘇足一直把顏惠美當榜樣,「我就學習她,要縮小。」

每次看到林蘇足眼睛紅紅的,顏師姊走過去,遞上一杯咖啡,「有志氣一點,沒志氣怎麼會長志?人在這裡,心在哪裡?一副可憐的樣子!志工哪有人像妳這樣?」

顏惠美很和氣,但是對當年的蘇足沒給太多膚慰,只跟她講:「人,就要提得起放得下,要記住別人的好,不要怨恨別人。」這些,蘇足記在心底二十年。

「有一天半夜我要偷跑,怎會那麼剛好,上人出來,以前沒有主堂,我在觀音殿拜,師父說:『想家喔,這麼晚了不要回去,回到那裡十一二點,我不放心。若想家,我的出家弟子是給他們回去五天,我給妳一個星期。』」

師父給蘇足極大的寬容,顏師姊則給她更多啟發,「我更加感恩顏師姊,因為有她我才留下來,因為有她的咖啡,不只泡一次;居家關懷帶我出去,不時就說『妳要講話』,我會講話就是她帶動我的。」

調教當時「失戀中」的林蘇足,顏惠美還會差人遞紙條,「叫我出去外面等她,她要帶我居家關懷。」

「每次跟她去居家關懷,她唱的歌真的僅供參考,可是家屬好高興。她說:『換妳。』我就唱愛拚才會贏,她說以後要學慈濟歌,不可以唱那個。」

「有時候不是帶我去居家關懷,有時候叫我去路邊等,一等半個小時她還沒出來,我就先去上洗手間。出去,人不見了,她問:『叫妳在那裡等,跑去哪裡?』我說去上洗手間,她說『慢牛多屎尿。』」

從蘇足嘴裡說出來,大家笑翻了,但裡頭的情感卻是如此綿密感人,「20 年了,我從來沒跟任何人講,雖然我表面上沒跟她謝謝,其實我最尊重她,她講的一句話,我從來不會去應她第二句,我覺得她比我媽媽更偉大,因為我會應媽媽好幾句。」

講到這裡,感覺得到蘇足內心澎湃:「我們要學習懂得感恩別人,自己才會慧命成長。我現在提到還會想哭,當初她會煮麵給妳吃,可是她煮的實在不好吃,一點鹹、甜都沒有,沒有香、沒有油,可是當妳吃下去的時候,這二十年來,我沒有一天不在感恩她!」

「她帶過很多人,她從來沒邀功,我想她如果聽到一定會嚇一跳,為什麼二十多年我還記得。」

亦師、亦友、亦母,不是一家人不進一家門!

20181204
撰文:福意
記錄:魏玉縣
◎更多內容,歡迎您點入→志工早會專頁閱讀。


請加入 LINE@ 慧命資糧天天送到家!
 https://goo.gl/pXioDF