真是不幸的人生,一個 18 歲大男生發生車禍,頸椎受傷導致四肢癱瘓,當時送去急診,腹部嚴重鈍挫傷,導致腹膜炎,小腸後段和全部大腸都壞死,緊急手術後切除了壞死的部分,僅留二分之一小腸,所以直接接上人工肛門,位置就在右上腹。

術後四年多來,都是媽媽照顧他,但照顧不容易,糞水一直漏,清理相當困難。

彰化慈濟志工把母子接來台中慈濟醫院,先給簡守信院長看,又轉介給直腸外科專家邱建銘主任,在這之前其實他們已經找過好幾家醫院,都沒辦法解決。

「我想說奇怪,怎麼會這麼嚴重,打開傷口一看,人工肛門陷下去,一般造口要做凸出來,糞水才可以流到便袋裡去,才不會漏接。」

還有第二個造成漏接的問題,是當初把人工肛門做在肋骨下緣,袋子根本無法貼緊皮膚,有縫隙,「如果小腸切除一半,每天流出來的腸液糞水大概一千多㏄,因為他後半段小腸都切除了,不管喝什麼馬上就拉出來。」

經邱醫師一解釋,完全可以理解媽媽的辛苦,造口隨時流東西,必須一小時清一次,但無法想像的是「這個小孩不是她親生的,是從小領養的,養到 18 歲車禍受傷以後,一直持續照顧他,不離不棄。」

一個小時要清一次,怎麼做呢?一般便袋直接貼在底座上,過幾小時直接拿起來換掉就好,底座則一星期換一次,但這個媽媽要做到完全不漏接,於是一個小時清一次,「從頭到尾,媽媽四年多來就這樣照顧他,我相信不管任何人都會崩潰。」

其實醫師都很怕接這種要幫人收拾殘局的個案,「我們當下決定接了,可以看到當初手術狀況很慘烈,傷疤很粗很寬,裡面沾黏非常嚴重,光是把腸子破掉的地方重整,沾黏的地方剝開,就花三四個小時,剝開之後再把造口往下拉到右下腹比較平坦的地方。」

四年下來,傷疤都長得很厚了,硬到連針都戳不下去,所以得先把舊疤修掉再縫傷口。

又修又補整場下來,邱建銘醫師奮戰了七八個小時,最後把造口往下移位五公分,方便媽媽後續的照顧,「他媽媽不曉得多少年沒好好睡一覺,現在可以一覺到天亮,總算擺脫無止盡的痛苦折磨,我們也很高興可以幫到他。」

邱建銘回頭問自己,什麼叫專業?「用心就是專業。如果我們經歷過他媽媽照顧便袋的痛苦,不要說四年,光是一個晚上沒有睡,不管任何醫護人都沒辦法;對我們來說,當初選擇造口位置只要一分鐘的思考,稍微摸一下肚子,哪邊比較平坦,怎樣會比較好照顧,多幫病人家屬想一下,只要一分鐘,就可以決定很多後面的一切。」

少了當初一分鐘的思考,媽媽付出四年多沒法好好睡覺的代價,也讓邱醫師費了七八小時彌補之前的後遺症,「事實上,媽媽第一次來門診跟我講,她最擔心是自己會老,她去問過,一個小時要換一次便袋,沒有任何養護中心可以接,所以她必須照顧到老死,還放不下心。所以我們非常高興,也很有福氣可以幫她解決很大的困擾。」

20181107
撰文:福意
記錄:吳碧華

◎更多內容,歡迎您點入→志工早會專頁閱讀。


請加入 LINE@ 慧命資糧天天送到家!
 https://goo.gl/pXioDF