生命無常,臨別的哀傷與不捨,往往讓家屬在最後一刻,還是在救與不救之間拔河。

台中慈濟醫院內科加護病房在過去一週實在不太平,志工蘇于婷三天服勤當中,送走了七個。

其中一個是淡江大學的老教授,84 歲,有一兒一女。送進加護病房時,早上還清醒,還跟太太說,要是他病危了,不要氣切、不要急救,結果沒不久,休克了。

醫護人員還是做了急救,葉克膜等大型儀器都推進來了,救了 65 分鐘,生命暫時是被救回來了,蘇于婷看到家屬非常不捨,陸陸續續急著來探視。

醫師很想快點把病人送去手術房打通阻塞的血管,但推到門口,家屬又說:不要不要,不要給他做心導管。病床又推回來,病人血壓一直一直下降,情況非常不樂觀。

於是醫師跟兒子溝通,如果不做心導管,搶救回來的生命也是暫時的,沒辦法穩定。結果這位也是教授的兒子很有智慧,想想父親 84 歲,生命無常,往往大限到了沒放他走,救活了也是個植物人,勉強留下,對彼此都是痛苦和折磨,甚至會拖累整個家庭。

花了半天的時間,志工和家屬也持續溝通,很掙扎,「我覺得當事者也許在心急之下,救回來的那一刻沒辦法清楚瞭解,往後病人是不是真的能恢復健康。當沒辦法回復的時候,需要家人全力照顧,這就辛苦了。」

兒子後來慢慢慢慢接受了,就讓爸爸順其自然走完他的人生。

他在彌留的爸爸的耳邊說,既然要走,就讓慈濟人結個緣吧。結果老先生在周末前一天的傍晚,志工大半都還在醫院的時候往生,整個內科加護病房的志工都來為老教授虔誠助念。蘇于婷說,老教授的福報很大。

主持志工早會的黃崇發師兄比喻,當醫療有所極限,生命沒辦法搶救回來的時候,就像一只破了的風箏,如果不把線剪掉,讓他自由飛翔,就怕相互拉扯,徒費力氣,破洞越扯越大,他感恩蘇于婷等志工,讓亡者靈安、生者心安。

20180617
撰文:黃玉櫻
記錄:江惠君
美術:甘淑怡

 ◎更多內容,歡迎您點入→志工早會專頁閱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