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個頭頸癌的病人每次吃完藥留下的藥杯,看護都沒丟,反而畫上圖案,有笑臉有哭臉,當成病人每天的心情溫度計。

看這些簡單卻可愛的圖案真叫人莞爾,「楊先生住院很久,這些藥杯只是一小部份而已,他還有很多,床頭疊得像山一樣高。」

已經三年了,台中慈濟醫院護理長江芳瑩看這位先生都是一個人來去,包括手術前後,後續的放射腺治療、化學治療,都一個人默默獨立承受。這個看護也照顧了他三年,所以知道他每天心情的起伏。

江芳瑩舉例:「左邊算來第一個,是比較不開心的哭臉,代表星期一,因為他今天要做化學治療了,星期二、三呢,會覺得稍微輕鬆一點,只需要做放射線治療,那四到六呢,要看他做完那些治療後副作用怎樣,如果因為做化療很容易噁心嘔吐,症狀比較嚴重,那他心情就不好。如果說這次療程都順順的,那心情就還不錯。」

這位看護大姊真用心,從旁觀察、同理體會,完全感知病人的苦與樂!「那麼星期日呢?對!大姊沒做,但其實她告訴我,星期日心情也不好,因為想著星期一又要到了。」

聽阿長這樣分享,心裡也滿難過的,一周七天,日復一日,身心就在痛與不痛當中起伏著,「他真的很需要人家陪伴跟關懷,很需要人家鼓勵。」

除了醫療照護,江芳瑩還能怎麼幫他和其他的病友呢?「我們會安排跟他一樣癌症的病友,而且是治癒的,請他去鼓勵他。」

有一位莫先生,很熱心,很有正能量,他除了鼓勵楊先生,還鼓勵另外兩床分別是喉癌和舌癌的病友。

莫先生每次療程做完就出院了,但每一兩星期就要回診,他都很有心的回病房關懷病友,鼓勵他們一定要完成所有治療才可以出院,甚至會主動問護理長,有沒有其他人需要去看看的。

後來這些病友不管出院的還是沒出院的,都加入 LINE 群組,「神奇的是,他們不會講話啊!也不太會在手機上打字,怎麼溝通呢?」

江芳瑩很好奇,聰明的莫先生說,他會聯絡照顧者,打電話直接問某某的近況,問他回家有沒有好好照顧自己,嘴巴有沒有好好的清,如果病人不乖,照顧者就會回報,莫先生就會念他一頓。

這真是好辦法,太妙了!他還告訴護理長:「就因為他們都沒辦法好好說話,所以就只能聽我說,如果照顧者講他們不乖,我念他們,他們又不能回嘴。」


 

很有道理!江芳瑩形容,這就是愛的接力,「像莫先生關心別人,別人又去關懷另外一個,彼此間就形成一個巨大的力量,讓彼此得到正向的支持。」

頭頸癌患者真的很苦,不能說話不能吃喝,嘴巴反覆潰爛,經常又痛又臭,莫先生究竟怎麼鼓勵病友的?「他最常跟他們說,反正痛苦也過一天,快樂也一天,看你用什麼樣的心情面對。」

江芳瑩非常認同,「人生是苦還是樂,就看自己用什麼心情來對待。」

德勱師父因此提起「四攝法─布施、愛語、利行、同事」:「同事、同學,同樣在生病的狀況,可以互相關懷,恢復的人鼓勵還在做療程的,所以我們的關懷無所不在,互相用愛語,布施自己的時間,或者布施自己的能力,幫忙需要關懷的人,形成一個善的循環、一股安定的力量,也協助醫護人員,大家才不會那麼『幸福』。」

德勱師父補充,忙是忙在事「相」上,但護理師不但要處理症狀,還要陪伴病人的心,「它是一個非常偉大的工作,不僅是一份工作,而是一種願行。」

20180511
撰文:福意
記錄:吳碧華

◎更多內容,歡迎您點入→志工早會專頁閱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