老師桃李滿天下,醫師救人無數,甚至師父有百千萬個弟子,要能一一記得,很不容易吧!

大林慈濟醫院加護病房主任、胸腔科醫師陳信均就說:「有人開玩笑說,胸腔科醫師不見得記得病人的臉,但是看到病人的X光片,就會想起來他是誰。」

在醫院,他最怕的不是急救,而是在電梯裡突然有人熱情打招呼,「陳醫師,你還記得我爸爸嗎?」或者「陳醫師,感謝你救我。」

「因為我要見病人很多次,才會慢慢把臉孔記起來,所以遇到這種情況就很不好意思。」

前陣子他遇到一位家屬,「陳醫師新年快樂,很感謝那個時候您幫我媽媽急救。」陳信均想搭個話,就說:「不會啦,應該做的,你媽媽現在好些嗎?」「沒有啦,那時候就往生了啊!」這下尷尬了,怎麼辦?有時候還真的想不起來,不能亂回話,就只好點頭微笑帶過。

這次在加護病房有位家屬,這位阿嬤上前跟陳信均說:「陳醫師,你還記得我是誰嗎?」慘了,又來了!

不過這次,陳信均稍微頓了一下,馬上想起來,因為印象非常深刻。

「這個阿嬤並不是病人本人,是一年前,我在加護病房照顧過她先生。」病人這麼多,為什麼對阿嬤阿公印象很深呢?

「阿公沒什麼病痛,但他載著孫子騎車出去玩,出了車禍,掉到田裡,阿公用身體保護孫子,所以小孫子沒有受傷,阿公卻因為頸椎受傷,下半身完全癱瘓!」原來是這種狀況,這麼好的一位老人家,大家都非常惋惜!

阿公癱瘓後,不可避免的,隨之而來很多併發症,所以住院住了相當久,最後,在離開之前,還受了非常多痛苦。

當時阿嬤每天到加護病房,記得她臉色總是非常憂愁,雖然醫護人員儘量去開導,不過阿嬤每天總是問同樣的問題,「他會好嗎?他會好起來嗎?」。

「事實上,我們心裡都知道,她並不是不瞭解病情,只是人到了這個年紀,面對牽手不可恢復的疾病要離開,一定非常非常不捨。我記得一直到最後一天,她那個憂愁的臉,就從來沒有改變過。」

聽到這裡,不難想見陳醫師感同身受,阿嬤那份心裡的難過,「我們對這個病人的治療沒有留下什麼遺憾,我們做了所有該做的事。可是阿嬤擔憂的樣子,總在我腦海裡揮之不去。」

國外有研究,當配偶中的一人死亡時,另外一人的平均年齡會大幅下降。

但是讓陳醫師驚訝的是,這次看到這個老人家,整個神情改變非常多,神清氣爽,甚至可以很坦然談起當時醫療過程,不吝惜表達她當時沒能表達的感謝,「我很開心經過這段時間,老人家能回到正常的生命軌道上。」

在病人面前,醫師不會經常表露真感情,但那天,陳信均忍不住跟阿嬤說:「看到現在這樣好好的,我心裡很歡喜。」而且,說了兩次!

「這很正常,你的情況跟我一樣啦,所以以後我去大林,你也不要問我說,你認得我嗎?」證嚴法師這麼一講,讓聆聽者都笑了,「你要自我介紹,我是哪一位醫師喔。的確,病人那麼多怎麼認得呢?不認得病人可是認得他的電光(X光片),記得他們的病狀,瞭解他們的故事,可見你對他們的關心,很難得!」

20180308
撰文:福意
記錄:曾美雪

◎更多內容,歡迎您點入→志工早會專頁閱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