話要怎麼講才好?有話直說不好嗎?難道要拐彎抹角?
台中慈濟醫院耳鼻喉科醫師林忠青很年輕,第一次在志工早會上分享,以兩句靜思語開場,第一句是「受人批評,應感恩對方」,第二句「感恩可以打開心結,並且啟發我們的悲心」,為什麼要講這兩句呢?跟他以下的分享有關。
在耳鼻喉科,下咽癌其實很常見,一名病患在其他醫院治療完,輾轉來到台中慈濟醫院找林醫師,希望拔除氣切管。
深入瞭解後,發現他治療不完全,呼吸道也沒有回復正常,所以這時候要拔除氣切管非常危險。跟病患解釋,他雖然接受,但內心十分失落。
一個月後,腫瘤復發,林忠青一再跟病人解釋,需要進一步治療,要做完整個療程,「他始終拒絕,問他原因,也不說,所以陸續幾次回診都在沉默中結束。」
兩個月後,腫瘤愈來愈大,病人因為疼痛又來林醫師門診,這次終於接受醫師安排,住院、全身檢查、再次切片。
在全身性檢查後,林忠青安排了一次醫病之間的全人醫療會議,要跟病患家屬詳細說明病情,也告知預後可能會怎樣,療程要如何進行。
可是在開這個會之前,病人的兩個女兒來找林醫師:「爸爸其實之前是一個講師,聲音對他來說非常重要。」
原來,在之前病人幾次回診時,林醫師都跟他說,「就算你治療完,聲音要恢復的機會是微乎其微。」林忠青回想,或許是因為這樣,造成病人心理上的陰影,以至於他拒絕、放棄治療。所以在接下來的會議中,女兒希望醫師可以委婉一點跟病人講,「就算一點點,還是有機會可以恢復聲音,給病人一些治療的勇氣。」
當下,林忠青聽到很錯愕,甚至有點生氣。為什麼?「病人拒絕治療,為什麼家屬要把這個責任推到我身上?是病人拒絕治療啊!

可是老實說,那時候想起了上人說的,『受人批評,應感恩對方。感恩可以打開我們的心結,啟發我們的悲心。』」
從學生時代到畢業、執業,年輕醫師們在過程中,看到也聽到很多前輩、師長遭遇醫療糾紛,「其實就會想要保護自己,儘量把我所有知道的、病患的狀況、他的預後,鉅細靡遺的跟他解釋,這樣或許可以減少在行醫過程中的醫療過失或非醫療糾紛。」

想想,也是,醫病糾紛太多,如果不把事情講嚴重一點,或把最壞的說在前頭,講得太樂觀了,到時候不如預期的話,反倒引來病家的質疑,不是更糟?
醫師要保護自己,但是講得太白,這會兒反而挫傷病人的心了,這件事真不好做,這樣的「話」要怎麼講才剛剛好?
林忠青還是自我反省:「這個案例讓我瞭解醫人、醫病,更要醫心,才是全人醫療。在之後行醫的路上,希望時時提醒自己『醫者佛心,以德親病』。」
證嚴法師也感嘆:「人事間很難有十全十美的圓滿,不過要盡心力,要多下一些功夫。技術,絕對少不了,這種彼此溝通的方式更要重視。
直話,要很誠懇的說,但是要婉轉,叫做軟實力。」
20180103
撰文:福意
記錄:吳碧華
 ◎更多內容,歡迎您點入→志工早會專頁閱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