看完,如被法水洗滌過一般,過程,眼淚不自主地流了下來,一次又一次。

我喜歡片名,中文片名,如常,如如淨行,常寂光土,這是我對如常的詮釋;英文片名,Walking Dharma 就是行經,用愛把經鋪在路上,用生命去實踐。

片尾,志工駕駛的車輛,行走在黑夜的蜿蜒小路上,車燈就如日夜燈明佛的智慧之光,讓我們看清楚這條菩薩道,不會走偏。四周雖然黑暗,心中光明一片,如獅子般勇往直前。這條道路雖然漫長遙遠,我們道心堅定,如駱駝般的耐心毅力不少。一直走、一直走,就如地藏王菩薩的願,只要地獄還有眾生要度,誓願度,無悔無怨。

片中,多少苦難的眾生,但眾生無量,說法無量,就有多少菩薩從地湧出,學習觀世音菩薩的精神,聞聲救苦,拔除苦難。如赤子一般,歡喜遊戲人間,不計較,不分別,專心一志。

看到快結束前,我感覺我就像片中的每一個主人翁:我是慈濟志工,我付出無求;我是台大學生,我力爭上游;我是照顧戶,我需要被關懷、被尊重,被了解。當病痛時,我需要有人陪伴,當孤苦寂寞時,我需要你的問候與擁抱。我發現,原來我們是這樣地相同,我們都是人,同樣平等的眾生。我發現,當眾生的生命中,有人帶來光明希望時,就是最幸福的人生。

蔣勳說:「在東部,我非常尊敬這裏的人民,他們有一種頑強的生命力!我們說『度一切苦厄』,這句話講得是『度過』,並沒有說『免除』。在大都會,我們常常說要免除掉災難;可是我在這邊的民眾身上學會,事情發生、災難發生了,我們就度過,我們怎麼樣去解決它。

《如常》片中的小添,從小失去父親,母親為外籍配偶,還有一個年幼的妹妹,一家在失去生活支柱後,幾乎斷炊,志工余輝雄和宋美智即時探訪,除了帶來生活所需,更帶來愛與鼓勵。經過十多年的陪伴,小添不負所望考上大學,然而余輝雄的生命已因癌症走到最後……。

生命有些磨難是來考驗我們的,也許經過這個功課,使生命更堅強;或者一個人的往生了,他的故事還在影響其他的人;其他的人看他度過這些辛苦,自己也生長出生命力來。所以,慈善不是可憐他們;相反的是,學習他們在困難當中,怎麼站起來的那個力量。這是我覺得,期待這樣的紀錄片也帶給更多的朋友,有正向的精神!」

度一切苦厄就是菩薩做的事,過程就是法,去度一切苦厄就是行經,把這個過程傳下去就是傳法。

蔣勳在導讀如常時說得特別好,以度一切苦厄為中心。其實,志工去訪視,去關懷,去度一切苦厄,這是人間菩薩。可是自己也有病苦的時候,或者人與人之間的磨練考驗,所以要先能自覺,才能覺他。

「觀自在菩薩行深般若波羅蜜多時,照見五蘊皆空,度一切苦厄。」這是心經開頭的經文,提醒我們,要用心修行,長時間修行,夠深遠,累積福德智慧夠多,自然可以照見五蘊皆空,度一切苦厄,覺行圓滿。

撰文:高明智
◎更多內容,歡迎您點入→大愛閱讀專頁閱讀。

請加入 LINE@ 慧命資糧天天送到家!
 https://goo.gl/pXioDF