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991 年中國大陸華東、華中地區發生水患,證嚴上人不忍眾生受澇害之苦,以佛教慈悲精神,力排眾議,在台灣發起大規模慈善勸募。靜思精舍德(木雨)師父表示,當時輿論反對聲浪很大,慈濟人也承受很多困難。上人當時還說,「對方有苦難,因為某種因素,我們做得到,沒去就不對;就算大家都不支持,只剩下我一個人,還是要去做。」

圖:1991 年 10 月 15 日,慈濟在全椒縣22個鄉鎮展開首次(第一次)發放。

慈濟賑災團前往安徽全椒發稻穀和肥料,也到江蘇興化援建學校。德(木雨)師父指出,證嚴上人每次要做一件困難的事,都會遇到輿論批評,但回過頭來證明,上人的決定都是正確的,人間真的需要有大導師,帶領我們去乘風破浪。

圖:1991 年 10 月 15 日,全椒縣發放,提供災民救助金及物資棉衛生衣。

圖:1992 年 6 月 2 日,慈濟援建江蘇興化市任家慈濟村及村裡一所12班小型學校任家慈濟小學,讓災區孩子有個安定的讀書環境。

1993 年湖南遭遇洪澇肆虐,全椒居民知道湖南有災,全縣捐出一萬斤大米。從全椒運到湖南,山路共 3600 公里,55 輛軍車、160 位軍人,5 天 5 夜的護送,最後才抵達湖南,當時援助了 8 萬 3000 多位災民。

圖:1993 年 12 月 9 日,滿掛慈濟標誌和台灣慈濟湖南賑災紅布條的軍車隊載著救災物資,行經長沙、大庸街頭時,兩旁鄉民夾道歡迎。

圖:1993 年 12 月 18 日,楊碧珠師姊(慈韻)雙手送上結緣品。

1994 年廣西澇害,受災人數超過 2120 萬人,大洪澇淹没無數良田,萬千災民流離失所,苗族自治區融水縣向永吉先生,希望慈濟可以援助他們的家鄉;慈濟賑災團三度前往受災嚴重的廣西省融水縣,展開賑災物資發放,並在 1994 年 10 月動土興建慈濟村 97 戶住房,1995 年 6 月落成啟用,受災居民有了堅固溫暖的安居之所。

圖:1994 年 10 月 19 日,廣西省融水縣白雲鄉的鄉民排列整齊,靜待發放。

圖:1995 年 6 月 18 日,廣西省梧州市藤縣大心坡慈濟村啟用典禮。

向永吉寫了《苗山慈濟情》的詞送給慈濟,最後幾句歌詞:「萬物歡情為哪樁喲,只緣慈濟菩薩進到苗山來。」道出當地對慈濟志工的感恩。

證嚴上人當時也決定在當地採購 3 萬 1000 條棉被,發放給受災家庭,卻因缺貨,最後在長沙採買。由於數量龐大,從長沙到廣西,交通路程 2000 多公里,長沙居民立刻與軍隊溝通協調,最後動用約 50 輛軍車,浩浩蕩蕩將救災援助的棉被,送到廣西融水。

圖:1994年 12 月 27 日,棉被(物資)不但以優質的棉花製造,從選色、縫製至包裝,都是用心討論。

圖:1994年 12 月 27 日,融水縣中學學生幫忙將棉被裝袋。

圖:1994年 12 月 27 日,由長沙至融水的軍車載運棉被(物資)來回行程超過一千五百公里。

德(木雨)師父說,「證嚴上人的心永遠掛記在苦難眾生身上,慈濟去大陸賑災的支援活動全都是義務,因為慈濟的誠心感動了他們,我們就帶動了善漣漪,鄉親之間也以實際行動互相幫忙。

善念牽起好因緣,從慈濟幫助全椒,全椒幫助湖南,湖南再幫助廣西。每一次的『因』都非常重要,種下之後,就會產生不可預測的『緣』,證嚴上人殷殷叮嚀『莫忘那一念』,那一念就是『因』」。

證嚴上人行腳到台北,醫學院教授施益民拜會上人並分享:「人的腦神經有一個區塊,叫做『利他慈悲區域』,只要是生命的個體,想要幫助人的,大腦都會有這個區塊。這個區塊是怎麼來的?演化!生命在地球上,需要生存下去,唯有互相幫忙,才能不斷生存。」這也證明上人所說的,每個人都有佛性,眾生皆有佛性。

外型可愛的非洲女孩Stacy,是莫三比克慈濟志工蔡岱霖的女兒。伊代氣旋重創東非三國後,慈濟啟動跨國大型義診,她成為人醫義診最稱職的翻譯小助手、最重要的義診小幫手,帶動當地互相幫助。

德(木雨)師父讚歎:「年紀雖小,志願這麼高,她講這一番話的時候,旁邊非洲老菩薩都另眼看待,『哇!這個小孩子不得了啊!』上人帶領我們用愛翻轉非洲貧困的命運,這位小菩薩,精通台語、國語、英文、葡萄牙語,一定能幫上大忙。」

「因」從一個小小念頭開始,「緣」也是從小小地方開始,德(木雨)師父勉勵人人莫忘那一念,看到人就要講慈濟、做慈濟,哪怕因緣一次不成熟,也要抬頭挺胸,繼續推動志業。人類的希望來自互助,把慈濟大愛散布到每一個角落,綻放人性光芒。

 

(德(木雨)法師 志工早會開示)

20190705

記錄:吳碧華
整理:慈泠
美編:曾釋嫻
攝影:廣西賑災訪問團、黃文欽、黃錦益、賑災團提供

◎更多內容,歡迎您點入→大愛閱讀專頁閱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