從清修士凌婉琪(阿板)畫的一張粽子圖講起,德諦師父說,一大串粽子最重要的就是繩頭,其實就是鋼領,從這個地方把它整串提起來,串粽的繩頭就是法脈綱領,然後法脈精神一根根往下編,纂起一只只粽,纂成串。

  

「四大志業八大法印相當龐大,都歸在法源裡,要為法脈宗門立大綱,再從大綱做有條理、有系統的論述。章節要分明,論述要精緻,為慈濟留史。」

回首 1999 年真是多災多難的一年。中南美洲水患、哥倫比亞地震過後,隨之北朝鮮糧荒、科索沃戰爭引發難民潮,「國際賑災腳步踏出去,每一個文字每一張照片每一段影像都留住歷史。所以我們後面整理歷史的人很重要的是,怎樣抓到那個粽串,才能找到重點跟綱領。」

經典雜誌 1998 年創刊,德諦師父對第八期封面的印象十分深刻,「那個年代我還是慈青,寒暑假都到花蓮靜思堂參加營隊;暑假營隊的所有圓緣、活動都在感恩堂,圓柱上貼著經典創刊號封面的海報。」

當時去賑災的慈濟人都提到北朝鮮的苦,「小孩子沒東西吃,大部分營養不良,瘦骨嶙峋。在台灣豐衣足食社會下長大的孩子,老實說我家不很富有,但至少衣食無缺,而且都被爸媽捧在手掌心裡,過程中沒有看見世間的苦難,所以我好感恩參加慈青,見證了很多人間苦難,把自己的心打開。」

1994 年開始,北朝鮮就水患連連,接著 1997 年旱災,旱澇交替造成飢荒,導致很多人死亡。當時北朝鮮沒那麼開放,慈濟人用悲心不斷溝通,1999 年才展開正式的賑災行動,3 到 7 月依照農作物播種的需求,分三梯次發放,「3、6、7 月共發放兩萬噸化學肥料。」

當時慈濟道侶半月刊上記載:「每一株秧苗都有慈濟深深的祝福,第二批的化肥播撒在北朝鮮,期待秋收。」

那時肥料自印尼採購,船運到北朝鮮港口,因為時間緊迫,北朝鮮動員了很多農民一起分裝,德諦師父看到這張照片,直呼壯觀!「師兄說,他看到農民非常殷切需求下,往往一包 50 公斤的袋子,就一直塞一直塞,塞了六十多公斤。他們把這些滋養農作物的化肥看成像金子一樣珍貴,而且點滴不漏的,用雙手挖捧到袋子裡。」

當時現場有慈濟人帶動農民做手語,「剛開始那些農民好像很不好意思,很害羞,到可以跟著我們鼓掌,甚至熱情、歡喜被啟發後,還邀請慈濟人跟他們共舞,反而換成慈濟人不好意思,不知所措了。」

北朝鮮人民手舞足蹈,德諦師父看到了「予樂」,「即便他們受到這麼多苦難,但是慈濟人去,帶給他們希望和歡喜。」這就是為什麼之後慈濟賑災一直堅持「直接」發放原則,「就是為了傳遞人與人之間相互的感動。除此之外,我們還在一袋 50 公斤的袋子裡寫韓文,因為要尊重。」

德諦師父反芻證嚴上人一直說的慈濟法脈,源頭是什麼?「源自那份慈悲,那份悲願。上人每次指導,前線怎樣勘災怎樣賑災,那種智慧延伸到現在慈濟賑災的基本原則,就是直接、重點、尊重、及時、務實。」

當看到農民撒下肥料的那一瞬間,在場的施啟智師兄感動到想哭,「因為那是慈濟人的愛心,終於撒在北朝鮮的田地上,他說他腦海裡想到三個月後,將有稻穗成熟的美麗畫面。」

不過,天不從人願,當三梯次化肥發放完後,七月底八月初,水災又來了,兩韓都遭殃,他們再次向慈濟求援,但就在九二一大地震前。

一被九二一地震耽擱,直到當年 11 月底才再做發放,這次共 50 個慈濟人組團,「資料上看到當時德融師父、德倩師父,還有王端正副總,帶著整個大團去北朝鮮做大米發放。」當時很多九二一善後工作,包括大愛屋工程還在忙,慈濟人就這樣風塵僕僕,披星戴月,「像上人講的,為了苦難的眾生,我們隨時都可以出發,隨時聞聲救苦。」

  

誠正信實,慈濟人依約前來,讓北韓官員非常感動,所以首次准許國際救災團體派大批志工入境,而且還深入鄉村親手布施。「慈悲喜捨四無量心,我不是用讀的,不是用誦的,是親眼看到,見證慈濟人把佛教精神走出來。」

20190606
記錄:吳碧華
整理:福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