約翰尼斯堡,南非最大的城市與經濟中心,1886 年因為發現礦產,快速發展,是世界最大的產金中心。

淘金夢也聚集了許多人偷渡而來,衍生出治安問題──謀殺犯罪率是美國的 6 倍,還被冠上「最危險城市」之名。

1992 年,南非街頭同樣充斥著騷動不安,約翰尼斯堡成立了慈濟聯絡點,開始關懷老人院、 孤兒院,直到現在,愛的腳步不曾停歇,即使面對比 25 年前更嚴峻的治安與暴力問題,腳步依然堅定。

沉重的種族隔離包袱,讓現今的南非政府依舊在對抗著貧困,以及社會的不平等,至今仍有 40% 以上人口生活在貧窮線下,其中以黑人居多。1993 年,華人志工的腳步開始走入黑人社區。

1994 年,慈濟志工走入祖魯族社區,透過教育和職訓,讓地位低落的婦女脫離貧窮循環,重拾自信,自愛愛人,陪伴其他婦女走出不幸的陰影,並照顧愛滋病患,被聯合國婦女大會視為楷模, 特地邀請她們登上聯合國殿堂,與大眾經驗分享。

慈濟志工在南非設立了 250 多處供食站,就近照顧孤兒與貧病的孩童。

1996 年,慈善腳步走進雷地史密斯,看見孩子們對教育的需求;1997 年,為當地援建 7 所學校後,也展開了教育援助。

佛維尼,德本南方最大的黑人城鎮,這裡有超過 20 個慈濟供食關懷點,一星期至少供食三天,駐點關懷的都是資深的本土志工。

坦畢沙,豪登省北邊最大的黑人社區,2005 年,華人志工走進這裡;2007 年第一場冬令發放後,湧現了 6 位本土志工, 梅熙正是其中一個,從此,只要有志工服務,就一定會看到她的身影。

2016 年底,的梅熙退休返鄉,沒有華人志工的陪伴,也沒有任何資源,一個人在林波波成立了慈濟復健室。愛的腳步,逐漸成群,如今,在林波波已經有 15 位本土志工。

近年來,南非面臨 27% 的超高失業率,以及超過 3.7% 預算赤字,加上政局動盪、治安惡化 ,導致華人逐漸出走。當多數人選擇離開時,有些人不是沒有辦法,而是依然堅持。25 年來,愛的力量跨越種族、跨越世代,以美善,安頓經濟與治安帶來的惶惶人心。

延伸閱讀→【大愛全紀錄】非洲三千里跨國紀實

延伸閱讀→大愛全紀錄】非洲三千里 - 導師的一堂課