如果沒有玻璃,今日生活根本無法想像:建材、燈具、鏡頭、面板、光纖通訊、平板觸控介面,玻璃延伸到任何一個生活用品與高科技議題。

【開模】
模具師傅接過設計師、玻璃廠手中的設計圖或是木頭樣模後,腦子便啟動了 3D 模式,開始解構模具,再將腦子裡的畫面透過不同的機台與琳瑯滿目的工具,刻劃在一塊塊的生鐵上,將生鐵磨成玻璃模具。他們決定了設計是幻想還是夢想。


在 1960、1970 年代的台灣,玻璃產業盛行,全世界的耶誕節都是由台灣的燈泡照亮。

在新竹或竹南,上百的工廠、到處可見的煙囪,滿身汗水的師傅們,在火焰下產出全世界絕大部分的家用玻璃,燈罩、水杯、平板玻璃,替台灣爭取豐沛的外匯存底、替世界帶來完美的透明與晶瑩。

【窯爐熔融】
司爐人總是孤獨地守護熾熱的爐火,並重覆著步驟:以瓦斯槍從坩堝口加熱,將投入墊在坩堝底的碎玻璃慢慢熔融,之後再補滿矽砂,等待熔融,之後再次循環,直到讓一個坩堝填滿五、六百公斤的玻璃膏後,天已經亮了。

【模具口吹】
模具口吹是完全以「人」為掌控技術關鍵的製作法,透過口吹充氣填充玻璃的內在,再使用模具來形塑其外貌。模具口吹師傅能用口吹,感受玻璃在模具裡頭的厚薄變化,對他們來說,玻璃是活的,上手了還能玩!

玻璃工廠曾經是台灣早期換取外匯的重要支柱,如今只有在訂單收夠了才開爐生產。


場景變到中國大陸,玻璃陸續與台灣道別,隨著便宜勞動力西進大陸,台灣中小企業的玻璃廠從此急遽衰落,隨著一代人的老去而即將銷聲匿跡。

難道台灣的玻璃產業,真的將成為一場夢境...

更多內容:經典雜誌 第218期2016.09