Top

會員登入

會員註冊

Join 註冊 Join 註冊

劍俠仁醫

唐朝賈島的《劍客》詩:「十年磨一劍」。俠客以漫漫光陰,慢活細工,終而粹煉出寶劍一把,現於世人!慈大病理學科主任許永祥,則是以「十年磨劍」的堅持,破了一樁八年懸案:撲朔迷離的案情,抽絲剝繭,毫無頭緒的線索,上窮碧落下黃泉。

這位良醫,以劍俠之姿,在志工早會上的分享,可謂高潮迭起, 引人入勝。

2009 年年底,一位 62 歲的老人家,單獨來到慈院社服室,灑脫地簽下了往生後,大體捐做病理解剖的同意書。為病所苦的老人自陳:活得痛苦;往生後一定要捐出來。老人的病況惡化很快,入院兩天就往生了。

許主任說,病理解剖所能得到的資料十分有限,老人生前的病史,已無從了解,想成就一個完整的病理報告,非常困難。

「那時候做完,剛好那一年要醫院評鑑,我們就拿這個案例,給評鑑委員來看。實在相當難過,當時,我自己打這個分數,只能達到六十分,因為很多沒有辦法解釋,病人最後因何故往生?心臟都好好的,為什麼會心臟衰竭?好多的原因讓我沒有辦法理解。」

當時的判讀,只能以切片靠肉眼所見的,加以釐清:推測為高血壓病變:「只能先用高血壓來解釋。但是事實就不然啊!病人腎臟功能也不好,心臟功能也不好,肺臟也有病變,怎麼解釋?再推敲可能是發炎反應,造成的細胞激素增加。這是自己安慰自己, 以當時能力所及, 查找得到的資料做結案。」

許永祥哪能釋懷!明明就還有一團迷霧未解!病理解剖魂,良醫之劍再出鞘!

「我就把這些片子拿到臺大,去請教臺大的腎臟專家,他們也只能用高血壓來解釋這個病況。」

「拿到亞東醫院請教,病理科蔡建誠主任也看了,當時他理出來說不對喔,好像血管也有一點發炎的現象。」

此時,時間已過三年。多方請益聆聽同業高見後,許永祥以為大案將破,正準備著手整理出一份完整的病例報告(case report)。

「愈想愈不對啊!如果這個動脈炎,幾乎沒有病例會跑到肺部的,所以又沉寂下來。」
 
如此三年、四年、五年。每每年終過年前,許主任都會將這樁「懸案」翻出來,重新審閱、思索、推敲,無解,再歸檔。

2017 年元月,曙光乍現!

再一次靜心審視「顯而未見」的線索就在眼前:「誒!腎臟動脈的內膜那麼厚?它的外圍也都那麼厚?會不會是一個硬皮症的動脈硬化症?」

所謂硬皮症,顧名思義就是皮膚變硬,是一種慢性自體免疫性疾病。正常人在傷口癒合時才會產生結痂組織,而硬皮症的病人卻在正常情形下,不斷產生結痂組織,也就是膠原纖維。除了皮膚,肺臟、腸胃道、腎臟等器官,都有可能產生纖維化。 

許主任與研究團隊愈想愈多,愈看愈多,把所有的文獻全部彙集查找以後,終於得到一個遲來的總結:這是一個硬皮症病患的動脈硬化病例。所有的「不解」與「無解」似乎都有 了合理的解釋。

「但還是不對啊,觀看病人的皮膚外觀,並沒有明顯的硬化表癥啊!」 許主任心想,莫非再次給自己打臉嗎?

不甘心,直接就教皮膚科同僚:「葛醫師跟我講,硬皮病症有一型,只有在內臟有硬皮病的症候群,但他的皮膚是沒有症狀的。」

一語警醒,許主任馬上再查文獻,確實有這樣的病理變化。

證嚴法師仔細聽完,充滿感恩,似乎直接回應了,八年來的努力並沒有白費:「這都是敬業精神,八年了,這樣的病理懸在那裡,幾次的,也許都可以結案了,而且其他教授也這麼說。但還是沒把它結案,一直到真正在自己師生合作之下,終於磨出了這樣一個正確的道理。」

「瞭解了以後,也許將來有這樣的狀況,可以很快對症下藥。所以病理的重要性,這就是敬業精神,鍥而不捨,那樣的認真,好佩服喔!」 

不少人總以為病理學科,是冷專科,醫者在其間,難得熱烈的掌聲。許永祥主任的「十年磨劍」真本事,硬是燒熱了冷專科,贏得滿堂讚嘆與尊敬。

2017.03.03
撰文:慈泓
記錄:曾美雪

更多內容,歡迎您點入志工早會專頁閱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