Top

會員登入

會員註冊

Join 註冊 Join 註冊

遠離孤獨死

2005 年 6 月,在東京北方千葉縣松戶市,一名獨居男子死在自己家裡,被發現時已經是三個月後!

NHK紀錄片《孤獨死》揭開了繁榮富裕底下的殘酷和寂寞。十年來,日本孤獨死增加了十倍,也產生一種新興特殊的行業「死亡清潔婦」,專門打掃這種溢散著屍臭的房舍。其實在日本,不只老人會孤獨死,很多年輕人因為社會退縮,不太願意跟人相處,遇到困難也不會求助,也面臨孤獨死。

醫院社工室經常性的工作就是照顧貧病的人,為他們尋找資源,解決醫療甚至生活問題,台北慈濟醫院社工師林家德分享阿美的故事。

兩年前,阿美帶著她發臭的惡性腫瘤來到北慈濟醫院。

阿美一生坎坷,從小被出養,養父母後來又生了三個弟弟,自然這個養女跟養父母的關係沒有那麼好,所以她出社會特別早。

好不容易有了家庭,卻發現丈夫會家暴,離婚之後,小孩歸丈夫撫養,但是教養得不好,因為吸毒反覆入獄。孩子唯一會找阿美的時候,通常也是缺錢的時候,所以阿美自嘲,這個孩子就是有錢的時候她是媽,沒錢的時候就是陌生人。

阿美住桃園八德賣涼糕,勉強維生。所以在治療初期,醫院同事都會給阿美光顧一下,買些涼糕請大家吃,但這是在阿美還可以工作的時候。

「阿美為什麼會跑到台北慈濟醫院來就診?因為她養父母住在花蓮新城鄉精舍的附近,所以對慈濟有一種特別的親切感。不過她的腫瘤也拖了好一陣子,才下決心,於是特別從桃園來北治療。」

兩年來,林家德看著阿美的病況不見好轉:「她背部、頸部都冒出更多的腫瘤,眼看即將失控。因為化療的副作用,下肢漸漸沒力,沒辦法搭客運,階梯她都跨不上去,甚至有一段時間沒辦法來就診。」

講到這裡,大家可以想像得到阿美病得多艱難,但,這不是她最擔心的,「最擔心的就是有一天,自己孤獨死在她租屋的地方。」林家德說出阿美的心事。

很多人都簽署DNR(同意不實施心肺復甦術)聲明,阿美也願意,但DNR規定,重症病人必須要兩個見證者一起簽字,阿美卻不曉得要找誰來做。

像這樣的病人,除了醫療,醫院也將她列入長期關懷戶,半年來的生活費全額由慈濟基金會負擔,癌症的個管師還不斷追蹤,鼓勵阿美回來就醫,最近安寧團隊也開始準備接力照顧阿美。

社工師問過阿美,是不是一定要來北回診?因為阿美現在只能坐計程車,桃園來台北一趟就得九百塊,阿美怎麼說?來台北慈濟醫院就像回到家的感覺,尤其回八A病房,一切都這麼熟悉!

於是,院方開始支援阿美,排除她就醫的障礙。

「阿美不知道剩下多少日子?我們也一直擔心,所謂的孤獨死會在阿美身上發生。現在安寧團隊每個月特別從北,開車去八德看阿美一趟,我想應該沒有任何醫院鼓勵同仁,跑這麼遠去看一個癌症末期的病人。」

阿美在八德的房屋租約將到期,林家德希望把她帶到醫院附近的養護機構,就近休養,「透過團隊的照顧,還有大家的愛,至少能陪伴阿美走向最後一刻,而不是面對孤獨死。」

家德最後這段話,讓人眼眶微微濕熱。

在這個時代,人性如此,恐怕需要更多有心的醫療團隊和志工、社工,把遠離人群的孤獨者給找回來。

20170713
撰文:福意
記錄:曾美雪
美術:陳文鐘
攝影:陳慶雄

◎更多內容,歡迎您點入→志工早會專頁閱讀。